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蘇賡哲:清醒的愛因斯坦

 我樂於從事舊書這種文化事業的原因之一,是經常能接觸很多行多人難得一見的資料。將於年底舉行的一次拍賣會,找到羅曼羅蘭一批信札、香港最早出版的報刊《遐邇珍》、還有一封愛因斯坦寫於1932年的親筆信。這封信在目前中日釣魚台糾紛中尤具特別意義。

  1931年日軍發動九一八事變,佔領中國東北,並在翌年初攻擊上海。法國左翼作家Henri Barbusse擬舉辦世界反戰大會,要求國際社會制裁日本。他邀請愛因斯坦擔任大會發起人,並在日內瓦召開大會。發起人這包括宋慶齡、蕭伯納、羅曼羅蘭等。看了這個名單,大家都知道這些人都「左」得很。他們是否真的那麼在意日本侵略中國?當然不是。他們在意的是日軍進佔東北,直接威脅了蘇聯。他們在意的是「保衛蘇聯」這個共產國家。

  很多人津津樂道愛因斯坦在科學研究之外怎樣糊塗可笑。其實他的頭腦十分清醒。他看到Barbusse寄來要他簽名的共同聲明,內裡對蘇聯歌頌推崇,他就起了戒心,要求刪去這細字句,他才願意列名其中。但Barbusse己用愛因斯坦名義,把聲明公開發表了。

  我手頭這封信,是事後愛因斯坦寫給Barbusse,表禾拒絕出席大會。但因為他反對日本侵略,因而在信後附寫了自己的聲明,授權大會發表。也許他不想讓這些「左佬左婆」沒得向背後的大老板交差,信中他還是寫了一句:日本的「攻擊行動含有對蘇聯軍事挑釁和削弱蘇聯經濟發展的意圖」。至於直接被侵略的中國,左翼是不會在意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