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0月15日星期五

舊約啟示錄 吳昊 序

啟示學阿賜 吳昊
「替我的《舊約啟示錄》寫個序如何?」阿賜官突然問我。 嘩,咁偉大差使,我頂唔順咖。 好喇,勉為其難,頂硬上。 首先講下乜野叫做「啟示」(Revelation) 據海丁氏(Dr. Hastings)著《聖經辭典》(一九五六年香港「廣學會」出版):「啟示二字,在新約原文係揭開之意。依此言之,啟示者,即上帝特示其神性於人,如揭去上帝面上之帕,而使人心眼得見光明也。啟示之字義,包含甚多,就廣義說,凡是事可以廣人之知識者,即啟示也。就狹義言之,得知上帝意旨,乃真啟示也。」 舊約是最古老的人類歷史,但又最永恆,因為人性很Universal,很Never-ending,從中發掘知識,給今人今社會啟示,替今之人性行為模式找尋規律,這就是劉氏《舊約啟示錄》的意旨也。 其實,整部聖經都很重視啟示文學,尤其新約最後的篇章啟示錄(Apocalypse),更是啟示文學中的奇葩也。 沒錯,自從皇牌啟示錄面世(相傳耶穌門徒約翰在Patmos島上得啟示而寫)之後,就出現了Apocalypticism
──
可譯作「啟示主義」或「啟示學」,而啟示學者(Apocalyptost)窮其畢生智慧,追尋和傳播啟示知識。
我們的阿賜這幾年致力開拓香港文化的「啟示學」,而且係廣義的應用,例如他的《三國啟示錄》、《春秋啟示錄》,而甚至他的《小寶神功》和《處世金鐘罩》都屬於啟示學問。 我曾經對他說:「喂,你的啟示學,大可以開山立派了!」 「好呀,值得考慮!」 不過,做智者唔容易,因為平日言談要表現得機智…… 例如,某日我們一班行政人員認為今之打工仔唔畀面老細:「唉,佢地正一係打工皇帝!」 阿賜妙語:「所以,我係打工奴隸。不過,係奴隸之中,我係伊索!」 是了,伊索,奴隸出身,他充滿啟示學的機智寓言傳誦千多年至今,實在好值得為他寫《伊索啟示錄》也。 「賜官,你認為怎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