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蘇賡哲:「國學」浮沉

從字面意義解釋,「國學」是一個國家具備代表性的學問。加拿大似乎沒有它的國學,但你不能說她沒有學問。「國學」在中國,意思是傳統舊學問,是和「西學」、「新學」對立而言的。近現代中國,國學可稱載浮載沉,榮枯不定。排滿革命時,是民族覺醒者的批判武噐;五四運動,又淪為落後象徵;1949年以後,是「唯物辯證論」、「歷史唯物主義」天下,國學失去容身之地,堅持研究國學,很容易被戴上抗拒改造帽子。可是「六四」過後,精神真空的中共又把國學推出來配搭它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1993年,《人民日報》頭版發表「久違了,國學」評論,為國學「翻生」做註腳。曾泠落於「牛棚」的老古董季羡林被加熱後捧上神枱,他甚至說:「國學的光輝也照到了國外去。」季羡林宣稱他「愛國沒商量」,其實他說謊同樣沒商量。我們在加拿大何時見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國學。

  在中國歷史上,封建皇權通常憑武力得天下。皇帝坐上龍椅後,願意當順民的老百姓只能承認這是天命所歸,皇帝是天子,有他「法統」上的地位。不過,老百姓中的知識分子則掌握著可以和「法統」相抗衡的「道統」,「道統」以國學中的孔孟之道為代表、 為是非判斷的標準。知識分子可以恃以向皇權勸諫甚至抗爭。中共上台後,法統、道统一把抓,道統不再是國學,而是所謂馬列主義,知識分子失去抗衡憑恃,只能匍伏當奴才以苟存。現今馬列被中共玩死了,國學被捧出來作替代品,季羡林之流只是它掌中玩具,己不可能恃學相抗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