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舊約啟示錄 第二章 革命領袖─摩西之三 恐怖主義的始祖

經文記載,摩西與法老王的鬥爭,全由上帝主使。從鬥爭手段來看,萬萬不能歸功於上帝,因為這些手段可算是恐怖主義的始祖。

摩西再見法老王的時候,就上演一齣民族魔術師大比賽,埃及祭司與摩西的手杖,都可以變成毒蛇。只不過摩西的「蛇」吞噬了埃及術士的「蛇」而已。
摩西又以「神蹟」把河水變血,他使尼羅河水變成血「色」,水裏的魚死掉,河水發臭。以現代人的理解,摩西在尼羅河下毒,為求清楚表達,毒藥染以紅色。埃及人誤會是血水罷了。須知埃及被沙漠環繞,尼羅河水源是生命之源,這手段可謂劇毒。埃及人只好掘井而飲。


摩西又使出另一恐怖手段。不知道用何方法,引來大批青蛙,滿佈全境(可能已發動以色列游擊隊工作了)。法老王暫時答應放人,災禍一過,卻又出爾反爾。

摩西再施恐怖手段,大放蝨子,大放蒼蠅。
埃及王還不就範,摩西就使埃及牲畜染上瘟疫,散播細菌,使人畜皆生膿瘡(用現代的細菌戰來解釋,清楚明由)。但埃及王依然不肯屈服(埃及王死硬的精神堅毅可嘉)。

摩西又使上天降下冰雹(天然的力量,相當難控制,想摩西精通天文地理,早測知有冰雹,便借為要脅的一種神力)。

冰雹的傷害亦未奏效,摩西乃召來蝗蟲(蝗蟲亦是不可以人力控制行蹤者,摩西想必了解蝗蟲季節,又借此事作要挾力量)。
至此,埃及人筋疲力盡。法老仍然死口不認輸,不准以色列人離開。摩西率領的鬥爭隊伍,再接再勵,使白天變成黑天(科學上不可解釋,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日全蝕,摩西精通天文地理,當計算到日蝕之期,一一應用來威嚇敵人)。

然而還得不到全盤的勝利。

摩西最後的殺手嫺要拿出來了。看官們,請首先聽聽摩西隊長的口頭警告: 「上帝這樣說:『今天晚上,大約在午夜的時分,我要來到埃及。埃及境內,上達繼承埃及王位的儲君,下至最卑賤的女奴的大兒子,以及所有首生的牲畜,都必定死亡……』」

然後他再向同胞發出指示:「……每家都要預備一頭羊羔……在黃昏的時分,以色列民眾都要宰掉自己家中的那頭羊,然後取點血,塗上全家吃羊那房子的左右門框和橫楣上……

摩西更作出鬥爭計畫的行動大綱:「……因為那一夜,『我』(摩西指耶和華,愚見認為指摩西率領的恐怖暗殺隊)要巡遍埃及,把境內所有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全都殺掉,也要嚴懲埃及所有的神祇……塗在門口的血是一個記號,『我』經過的時候,見到這血,就越過,不殺裏面的長子……

這是摩西最後,也是最殘忍、最顯實力的一次革命行動。愚見認為:摩西已組織了一支強大武裝的游擊隊,借耶和華的名義,謀殺埃及人,使其就範。血的標誌,就使暗殺游擊隊認清敵我,不致殺錯同胞。 為甚麼估計這是摩西所做,不是一如聖經所載,是耶和華上帝聖旨所殺呢?

原因如下:
(一)耶和華是全能全知的神,如果祂要以色列人逃出埃及,只須稍為改變一下法老王的思想,以色列人便可大大方方離開,用不著十多次的「神蹟」來要挾者也。 (二)所謂「神蹟」,都是殘忍而恐怖的勾當,埃及人也算耶和華的子民,毋須如此虐待他們罷(罪犯瀰天,亦不須用這些酷刑對待也)! (三)天使殺人,聽起來很有趣。天使是善良的使者,何解會殺人焉?況就說天使執刃,祂們亦不須要用羊血做標誌辨認敵我。憑天使的靈通,不會殺錯無辜的以色列人吧! 從蛛絲馬跡看來,摩西以人為的政治、武裝力量,解決以色列民族問題,較為可信。 恐怖的「謀殺埃及人長子」大行動一夜完成(可想像這隊暗殺隊極龐大),法老王投降了,馬上放他們出國(法老王當然不會愚蠢到不知以色列游擊隊的實力。再不然,惹起更慘烈的內戰,損失更大)。摩西隊長便率領上百萬群眾(有說法謂六百戶人民)、牛羊,離開居住了四百三十年的埃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