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

蘇賡哲:流放劉曉波

寫出暢銷書《來生不做中國人》的鍾祖康從香港去了挪威,對當地重視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讚不絕口。現在挪威不負他的推崇,諾貝爾獎當局把和平獎頒予獄中的劉曉波,最令我感動的是諾獎基金會秘書長亞格蘭德在和平獎揭曉後宣稱:「我們有責任在別人不能說話時,為他們說話。」這就是道德承擔。
  一般估計中共不會讓劉曉波出獄去領獎。當然,另一種想法是讓他出國領獎後禁止回國。雖然這樣做給人無賴的感覺,但這己是中共的慣技,好處是不必把一個燙手山芋揑在掌中。緬甸政府也答應讓昂山素姬去英國,條件是不准她返回緬甸,昂山素姬拒絕了,她知道留在緬甸對祖國民主化會有較大作用。
以前,中共流放異見者去外國,也己證實人在異域,抗爭的能量便大幅降低,有時甚至不是降低,而是消失。最佳例子是一早流放去美國,今年亦獲和平獎提名的魏京生,如果他仍在中共獄中,很可能得到和平獎的是他而不是劉曉波。這些年來,魏京生四處為中國民主事業奔波,但幾乎沒有誰知道他做了甚麼,對中國內地發生了甚麼影響。因此,流放劉曉波,不能說是無稽之談。當然,劉曉波倘若真的被流放,那些反對他得獎的急劇反共者必定又振振有辭說:這證明劉曉波是中共的合作者、綫人,他們合演了一齣「捉放曹」。然後相一個劉曉波在甚麼地方演講,前往搗亂。以劉曉波的性格,必定忍不住和這些人大打出手。中共如果想到這點,說不定立即趕劉曉波出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