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1月5日星期五

蘇賡哲:人權最重要

 中國作家傳國湧說:「如果按照公認的諾貝爾獎評獎標準,愛因斯坦一生至少應該得8個諾貝爾物理學獎。」對物理學我是門外漢,最多只能說有點常識而己。愛因斯坦不是憑相對論在1922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但大家一提起愛因斯坦,總會聯想起相對論,也許不少人更要記起那些荷里活電影中的時光機器。雖然真正了解相對論的人不多,但人能在過去和未來穿梭往返,當然會為物理規律注入大量吸引人的浪漫因素。

  不過,傅國涌還說:愛因斯坦「生當兩次世界大戰之際,一生都在為世界和平、為捍衛人權奪走呼號;他發表的社會政治方面的言論甚至比科學論文還要多,如果將諾貝爾和平獎這一榮譽授予他,那也完全是當之無愧的。」

  最近,朋友提供一份愛因斯坦親筆書寫的珍貴文獻給我作拍賣用。這就是愛因斯坦發表的,反對日本侵略中國東北的聲明。1932年,西方知名作家羅曼羅蘭、享利巴比塞、蕭伯納、高爾基和中國的宋慶齡等發起世界反戰大會並發表聲明,要求國際社會制裁日本。他們要求愛因斯坦出席原擬在日內瓦與行,後來改在阿姆斯特丹召開的大會。反對侵略戰爭,維持世界和平是不難為之奔走呼號的,愛因斯坦難得處,在於一眼看穿,大會原擬聲明,主要目的在讚揚蘇聯。他察覺大會真正目的,在借反侵略為名,實際是替蘇聯做全球統戰工作。因此,他寫信給大會,拒絕出席,拒絕在大會擬就的聲明上列名;又寫了一份自己的聲明請大會公開發表。這封信和聲明的原件己相當陳舊,拿在手上,對愛因斯坦充滿敬意之餘,難免感慨多端。

  日本侵略中國東北,受害的當然是東北老白姓,但我們不難察覺宋慶齡這些反戰人士、和平維護者對這一點是相當麻木的。他們所作所為,只是為了維護蘇聯的利益,他們對東北百姓的苦難根本不上心。關心和平之外,更關心人權的愛因斯坦對這種情況當然很反感。今日,近七十年光陰過去,蘇聯和宋慶齡們都消失了,但中共仍存,只愛中共不理老百姓死活的知識分子不比昔日少,愛因斯坦就更令人懷念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