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2月20日星期一

由季羨林講到「海歸」

有朝鮮族的客人光臨懷鄉,我沒攪懂他是南是北,反正是操和我一樣高水準的國語來溝通。他告訴店員,是在為兒子尋找一位北大教授的書,名字是說不準甚麼"許士寧",漢字是寫了北大和太學兩字,書名更是沒有。在兩族人民努力不懈之下,店員收到的訊息是溫家寶還教這位北大教授太學呢。暈!在一輪腦激盪之後,店員終於明白他們是要季羨林的書。最後他們在懷鄉所藏的季老書籍中,揀了《病榻雜憶》,付錢時還向店員詢問了書名讀音和意思。
這位已於2009年病故的國學大師,在網上的評價甚有爭議性,他生前曾標榜愛國沒商量,認為中國留學生基本都是愛國的,並為當時多選擇滯外不歸的留學生辯護,說中國大陸經濟好轉之後,他們便會回國服務了。正如蘇賡哲博士所說,這是有錢才愛國,即是愛富國主義
可季大師沒有說錯,自從大國崛起,海歸便蔚然成風,在國內更自成一派。至於他們是否真的愛國,我想,看一看他們的護照,再查一查他們的海外資產,便知分曉。如果他們拿的仍是外國護照,我們可以反過來說,他們還是愛他們那個宣誓效忠的第二祖國的,只要那裡比這裡有更多的油水,他們還是會回去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