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

蘇賡哲:弘一法師遺偈的解釋

*如果大家看完蘇博士的華叔追思悼辭,而對弘一法師一段有些摸不著頭腦,我這裡有些補充。以下一篇出自2008年8月29日加東明報人文散墨,另一篇亦將盡快與大家分享,敬請留意博客更新。


尊是一法師摯友19421031收到一來信說:人已於九月初四用白話來說便是一告訴他:「我已在九月初四辭世了」尊傷心與錯愕交集,細看之下察覺日期別人填上實是一「示微疾」,即並無重病,他鎮定從容將人家託寫字全寫畢再立遺囑安排身後事,然後安詳去
法師顯然喜歡偈語「廓爾忘言滿,心月」,並用遺囑此外, 欣交集」也另一遺偈由於個性、人生經歷千差萬別,因而在基本教義之餘表達死生感慨也就各顯繽紛後世對弘偈,向有莫衷一是的各種註釋「華枝春滿,天月圓詩意美不必從人生哲學來說,弘一並不喜成功圓滿: 的性情很別,我只希望我情失敗,因為事情失敗、不完滿,這才使我常常大慚愧,能夠曉得自己的德行欠缺才可以努力用功」「一個人如果事情做完滿了,這人就會心滿意足洋洋
,我說過友被人搶走,令我看到自己不情敵,於是急起向對方學習,所以情敵即是恩果一始追求就成功,夫妻恩愛終生,便沒有學進步日本敗於黑艦隊及阿瑟同樣積極刺激作和弘一之見失敗,想法相但當一走俗世生命再「努力用功」,樂見華枝春滿,天圓」
在走向新生命關口,向塵世後一瞥,不免「悲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