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2月23日星期三

蘇賡哲:怕與不怕

繼突尼斯人民以「茉莉革命」趕走獨裁者本阿里總統後,埃及人民同樣以和平示威令穆巴拉克總統下台兩國民意的勝利,使伊朗、巴林、阿爾及利亞、也門等多國政局出現動盪。這種國與國之間民眾活動的互相
影響,英國華烈克大學三名政治學教授早在2006年曾寫有相關論文《抗議和聲譽》加以分析。
他們說:鄰國政府,特別是政治體制相同或相近的,如何對付示威抗爭的手法,會產生所謂「聲譽外延效益」,即是以絕不手軟或放軟身段對付示威騷亂,大大影響鄰國人民是否「上街」的決定;甲國如果以粗暴甚至血腥手段對付「滋事分子」並收成效,鄰近的乙國人民便擔他們的政府會照辦煮碗上街」的意欲便打折扣鄰國甲示威抗爭成對鄰國乙人民會否取同樣行動有決定影響因為甲國能我們為什麼不能如果甲國「和平抗爭」有效,等於這種機會成本較低的方式抗爭達標機會甚高,因此何樂不為
這個說法被不少評論人認同但我覺得並不完全正確以目前北非和拉伯世界的情況來看,它是適用的,但它釋不了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被血腥鎮壓後,政治體制同或相近的鄰國蘇聯,以至蘇聯的鄰國,即東歐共產國家的人民會湧上街頭,造成「蘇東波」現象中國政府以血腥手段對付和平示威民眾,收了成效當時北京街頭的可怖景象通過衛星電視傳遍全球,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在坦克履帶和達姆彈雨下不堪一擊,死傷狼藉,但蘇聯和東歐共產國家的人民並沒有害怕他們的政府照辦煮碗而上了街,並取得勝利。這個改變歷史的巨大政局變動似乎不在英國三位學者的思考範疇中。
應該說,被六四血腥鎮壓嚇怕了的是中國國內百姓。二十餘年過去,中國各地示威抗議雖然無日無之,但規模都不大,而且很快就被平息下去, 89年那種波瀾壯闊的抗議運動始終沒有再出現有人說這是中共引領民眾「向錢看」之故,但和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敢於屠殺無辜示威者的政府有更直接關係問題是,為什麼中國百姓怕了當年的聯和東歐人民卻不怕?如果能夠找得出造成這種分別的原因相信會比英國三學者的論說有意義得多。
大紀元2011-02-18 天風海濤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