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3月29日星期二

蘇賡哲:焦大和憤青

迅說焦大實在是賈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恐怕也會有離騷之類」魯迅著重指出,焦大和都不是要反抗主子他們的罵和怨,目是要維護主子的他們得自己該有較好機會效勞主子,為沒有這種,在專制勢力下他們都有所畏懼,焦大是喝了酒才敢罵,屈原則在文字中哀哀怨怨,即使偶而天搶地,也是一種隱晦的發泄。這和他們的奴性有密關係。

國當青有焦大和屈原的奴性而比他們更卑怯焦大和的罵和怨,畢竟是針對掌權階層而發的,憤青的還則只針對掌權者要踐踏要迫害的人而發焦大和屈原是奴性,憤青只能視之為奴性的狗甚至比狗還不如,因為狗如果失去主子會無以為生,憤青並不依賴主子豢養。事實上統治者絕不會關心他們死活,很多憤青生活在社會底層甚至就是統治者踐踏對象,例如拆掉他們的屋賣他們的,他們仍然喜統治者所喜、怒統治者所怒大抵焦大曾和主子在亂兵中出生入死有護衛之功、屈原則是國貴族,曾與王圖國事」,所以對自已淪為權力的旁觀者會有所不滿憤青並非高幹子弟,沒有分享權力的奢望,只是自式地把自己當成統治者便其無窮。
把自己當成統治者就不止於分享權幻想自己在控權力,東京、剷平哈頓使都沒有孩統治者不一定出的他們都在聲力竭鼓吹。以致有時被認為太嘈吵了,被統治安塞他們嘴馬糞。
2011228日加東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