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4月2日星期六

蘇賡哲:打小人申遺

香港科技大受政府委託,透過文獻和,以至口述歷史,草十三,要向國申報香港的「非物質文遺產這些建分為五大類,在「社會實、禮儀、節慶活動」中有「打小人三祖項文化「打小人」應該不是禮儀,更不是「節慶活動」,只好「社會踐」吧麼叫「社會踐」,我也不了了,如果說是民俗,大概比較容明白。

「打小人堪稱源我看,有入文明就打小人了以前蠱」、「魘、「魔禱,在洋則「落降頭」方法有差異,宗旨則無是追求低本高效益,刀仔鋸大樹之舉鵝頸橋打小的公式咒詛:「打你個小人頭,等你成一世無出頭;打你個肚,等你成世被人告;打你個小手,你日日都搽藥油;打你個小人腳;等你有鞋無得著」,姑的咒語尚未唸完,僱上己泛起精神Q傻笑,這種「社會實踐」意義大得很。
時代,江充在皇宮中搜出魘勝物是六個木雕小人;瓶梅》中風月界李桂姐打潘金小人,方法是叫西門慶找來潘金蓮頭髮讓她踩踏在底,比較起來轎之打小人只有姑拖鞋一隻確實深合個時代的「簡約精神」。只是有時簡過甚西未免令人懷疑它的功所以南洋複雜到微生物學家也膛目結舌的落降頭更應該向其國家如果加拿大也有打小人,信不能申,因鼓吹仇恨」之嫌
2011223日加東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