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4月4日星期一

蘇賡哲:奪權

梁慕嫻女士兩期在開放雜誌揭露「司華妙對付地下黨」往數十年來,移民拿大的共產黨共青團成員很多,但像梁女士這樣有道德承擔,的陰暗面曝眾者在太
交往,1976年後的事,華叔從來沒有和我50他在學友社的歷。
20051011日,華叔三言寫道:「香島培僑、漢華等紅校六百多個學生,在教師的動員和帶領下,蜂擁而入友社,多勢眾的投票權,指摘我右傾保守,奪了權大清洗,是這樣被門的」這段刊登在報上的文字,和梁慕嫻事件的記憶完全符合,但不知何故四年後的2009年,華叔到訪溫哥華,和梁女士談及這事件,53年後,他已無權無位只教國文班,學友社的「權沒有過,何來奪權之有」梁女士寫道:「聽他說,我才知道原他根本並不知道自己是被權的我告訴他我的領導人關老師確是用這個字眼來形容整個事件你雖無權無位卻擁有大多數群眾,就像是幕後領導人一樣,你的領導人害怕你挾群眾自重,不聽的話,而奪走他們的權,所以要把你和一班朋友掃走」華叔「聽後沉思了一會沒有作答」
以四年前在報上說自己被奪權、被大清洗、被掃地出門,四年後「根不知道自己是被奪權的?沈思了一會,沈思了什麼?為什麼沒有作答?太詭異了。
加東明報32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