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4月5日星期二

香港人網 家豪會客室 訪問蘇博士

左擊以下連結,再從四個 HK Sever 和一個 US Sever 中選其一左撃便可。

家豪會客室訪問蘇博士 第一節:蘇賡哲「盲崇日」?

家豪會客室訪問蘇博士 第二節:舊書是大人的玩具。

蘇賡哲:

從容閎到財叔[2010-08-03]溫哥華星島

筆者日前返港辦了一個舊書拍賣會。作為配合年度香港書展的文化活動,有些現象頗可一記。
首先是全場高潮所在的一本耶魯大學1854年畢業紀念冊。這書從五萬八千港元起拍,多方激烈爭奪,直到26萬港元由一位香港收藏家投得。這本紀念冊矚目處,在中國先輩留學生容閎就是這一屆畢業生,在書中有他少年英俊的半身照,和中英文親筆題寫給書主的互相勉勵辭。但我覺得,除此以外,書中尚有數以十計的應屆畢業生題辭。一百多年前能夠在耶魯大學畢業,其後絕大多數成為美國的社會精英。估計書中還有其他學生是後來的名人。若然,則這個價錢其實仍很便宜。
此書印刷極為豪華精美,書後附有大學庭園建築銅版畫。雖然建築物多已更新,但很多人說耶魯有美國大學最美麗的校園。紀念冊是每個畢業生擁有一本,各有書主燙金姓名。我不曾見過容閎那一本,說不定他那一本反倒沒有他自己的題辭。容閎是今廣東珠海人,家境貧困。從這本紀念冊不惜印刷工本的豪奢程度看,如果沒有美國鮑留雲牧師幫助,他是沒有能力入讀的。
這次拍賣另一本矚目的書是胡蘭成在日本出版的《山河歲月》。此書直至今天仍不斷再版,但日本版已不多見。它更特別的地方是,胡蘭成把此書簽贈給汪精衛的兒子孟晉;而且有胡手寫在日本的地址。結果它以四千港元起拍,壹萬壹仟元為華東師範大學的陳子善教授投得。子善兄在上次拍賣會力爭張愛玲的親筆信落敗,一直引為憾事。現在失張得胡,大喊痛快。事實上市面胡蘭成筆跡不多,應有其價值。
有人會以為胡蘭成是因為「張愛玲熱」連帶捧紅的。這看法大抵不錯,但還有另一個原因,即凡「名漢奸」的東西,甚至偽政府的出版物,行情都不斷上漲。這次的拍品中有一本林語堂的《日本必敗論》,成交價是500港元。有人戲言說,如換了是漢奸寫的《日本必勝論》,價錢可以高一倍。事實是這次拍賣,凡日偽方寫作或出版的書都不愁買家。以一本日文的《在香日本人之參考》為例,薄到只有二三十頁,日治時期香港的日本總督部編纂,居然也由200元起,拍到1,200港元。這種喜好的背後心態很耐人尋味。
凡是「名漢奸」的行情都上漲
我在舊書業工作了四十多年,算得上是老行家了,但面對千變萬化的市場,仍不得不嘆息「做到老學到老」。這次拍賣,貨主提供參拍的書中有《續愛的教育》、《中國殺人王大鬧東京》諸作。這類書以前我是不屑一顧,甚至扔落廢紙簍的。現在都可以拍賣而且拍得出。尤其是鶴鳴書業公司出版的《夕陽燦爛》,無非是上世紀60年代流行的「三毫子小說」,但因作者葛里哥是劉以鬯另一個筆名,因而拍了400元。同是流行小說作家的靈簫生、李我、傑克、碧侶等,今天也都有捧場客。這類昔年被我棄如蔽屣的書,也被同時代的人棄如蔽屣,因此印行量可能十分龐大,但存世量竟甚稀少,甚至比傳統文史哲線裝書還要少。
劉天賜兄一直義務替我主持拍賣。這次他也趁熱鬧提供一批連環圖,拍得理想價錢。當然對他來說,這只是好玩的事。保存連環圖的人更少,我小時候常坐在龍城戲院巷口租看的「公仔書」如《財叔》、《神犬》,在我從事數十年的舊書買賣中竟未一見,當然應該值錢,這就是市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