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6月10日星期五

閣樓上的不速之客

我的舊文,對看不懂廣東話的朋友致歉:

一次, 細女向我投訴, 話佢近窗口處天花上有小動物嘅叫聲。 佢間房向二樓向街, 對上就係加拿大人叫做attic嘅閣樓。 搬著入來年幾, 我都無上過去, 只係知中間房有個生口上得去。我聽細女話,靜心咁聽下, 果然係有一的細碎嘅小動物叫聲。 我覺得唔會係老鼠, 唔似, 伊處的老鼠一般比較細, 無咁嘈。
我攞住電筒爬上天花板, 天花板上面同我想像中唔同, 唔係咁黑, 光線向俗稱東菇頭嘅屋頂抽風扇之間閃入閣樓, 我再聽唔到小動物嘅聲音。 我將我個頭慢慢咁伸上閣樓, 睩大對眼四圍望。 閣樓地上鋪滿著好厚嘅保溫綿, 金字頂令閣樓上面嘅空間好有限, 光線影出空氣裡面有好多微塵, 我突然有一種好強烈嘅危機感, 覺得閣樓上面有的也向處等緊我。
我關埋個生口, 爬番落二樓, 想先搞清楚到底係咩也動物走著上閣樓再上去, 因為上面嘅環境對我好不利, 我只可以向橫樑頂走動, 唔小心嘅話, 好容易踩穿天花跌落二樓。上面隻也, 我估九成九係浣熊, 到今日為止, 我對伊的大哥都係耳聞。  我同佢地交過手, 後園嘅垃圾桶係我地嘅戰場, 雙方爭持著個幾禮拜, 最終我用著一個手做木箱將戰場完全隔離, 結束著戰役, 但係雙方無正面遭遇過。
我搵著條地拖木棍, 有金屬鏍旋頭個種, 但係好懷疑可唔可以向閣樓上面施展, 最後決定醫著個肚先。我去著準備晚飯, 當我差唔多攪掂, 我就聽到細女向樓上大聲叫。 我飈上樓, 阿女指住窗外, 我跟佢指嘅方向一望, 同個大哥打個照面。 隻浣熊灰灰黑黑, 最醒眼嘅係佢對圓碌碌; 向房燈照射下閃閃靚嘅眼。 眼周圍黑色, 真係好似帶著個眼罩嘅小偷, 然之後係佢條黑白間嘅; 蓬蓬鬆鬆嘅尾。 隻也竟然爬爪住筆直嘅磚牆, 向二樓嘅簷篷底望入來。 我第一個反應就係攞傢生, 但係當我拖著條棍反入阿女房, 隻浣熊已經不知所踪。
同隻大哥見過面之後, 我完全無晒向閣樓上面招呼佢嘅信心, 唔講佢有細菌武器伊瓣, 單係佢能夠向磚牆上落如平地嘅功夫, 我就自愧不如咯, 況且投鼠忌器, 要我彎晒腰咁向橫樑上面同佢交手, 一下整爛間屋嘅話, 畀錢裝修個個係我唔係佢。 而最最重要嘅係, 佢受法例保護, 我無, 我唔可以制佢死命, 亦唔忍心。 上到去, 唔通同佢坐低慢慢傾? 食完飯, 我安慰著阿女瞓覺, 自己就開始計劃我對浣熊嘅第二場戰役。
第二朝, 我去問朋友借著條長梯, 向屋外震騰騰咁爬上去見到浣熊嘅位置, 四圍睇過下, 唔覺有的咩也異樣。屋頂瓦片無缺失, 牆身完好, 浣熊好明顯係向伊處上落, 出入口唔應該好遠。 向邊呢? 我知道既然浣熊尋晚出過來, 今晚都會, ! 我等你。 傍晚時候, 我泊著架車向路邊, 攬住碌棍, 打雀咁眼望住阿女個窗頂。 天色慢慢咁黑落來, 好突然咁, 有一舊黑痳痳嘅也向屋頂轉角處; 牆身同屋簷之間出現, 重慢慢變大, 好似向牆上面生出來咁。 光線好暗, 距離又遠, 我一手揸實條棍, 一手去捽下對眼, 發覺有少少汗。好快, 個條黑白相間嘅尾向黑暗之中出現著, 佢頭下尾上咁爬著落地, 快到好似跌住落咁, 然後佢無聲無息咁轉著去後園, 我睇唔到嘅地方。 我定下神, 恁一恁, 然後攞出電筒, 走埋去浣熊落地嘅地方, 向上觀察著一輪, 我胸有成竹, 知道點樣對付伊位大哥嘞, 但係, 我當時就犯著一個大錯, 會令我死得好慘。
一覺醒來, 我去買著的鐵網呀咁, 又一次爬上屋簷見到浣熊出現嘅位置, 浣熊係賊仔來, 日頭大覺瞓, 我當時上去, 唔會有危險。 今次我睇得好清楚, 我用鏍絲批去頂一頂牆身同屋簷中間碰合位置嘅通氣片, 無錯, 個處因為係屋頂轉角, 令浣熊有落腳位然後頂起通氣片走著入閣樓, 細心的睇, 通氣片上面重有污跡, 重唔畀我搵到你? 我用鐵網做著個生口, 準備好浣熊一走著出來就可以好簡單咁爬上去封死入口。 我都唔想擒上擒落, 不過我無咁好技術做一個有出無入嘅專業浣熊生口, 惟有咁樣。 好似尋晚咁, 我擺好陣勢等隻浣熊現身, 打算佢一走著我就擒上去封佢屋。 而我犯嘅大錯就係, 浣熊唔只一隻, 係一啤, 係兩公婆來。 
好彩我個晚時運高, 我睇實隻也(我都唔知公定乸)好似早一晚咁走著出來, 就落車想話一個箭步飈埋張梯度, 但係今次隻也唔行後面行前面, 阻一阻, 我已經見到第二隻浣熊出現著, 你話我上緊去時同佢相逄在半空, 會有咩後果呢?  我孭住條棍, 擒擒青爬上去鎖死個生口。 當我拿拿臨落反地, 已經見到個兩夫婦, 走緊過來。 我上次開始同浣熊打交道, 都已經起過佢地底, 佢地好大膽, 但亦絕少襲擊人, 我以為挽個棍花, 佢地就會走投, 從此老死不相往來。點知, 我重未錯完, 浣熊唔係一對, 係一, a family, 夫婦已經成家立室, 開枝散葉, 一家六口
故事已經去到尾聲, 佢地又好, 我又好, 都係為著頭家, 保護自己嘅子女。 睇來一人兩獸, 就向車道上面展開一場浴血大戰, 一條掍對八隻毒爪同兩張利咀……
我知佢地唔識江湖規矩,必然以眾凌寡,我一個箭步閃返入屋,雖然我一的都唔驚,但係話晒毀人家業,於心有愧,讓佢一次咁多。兩隻也擒上擒落,不得其門而入,一家人只得裡應外合,喊子喚娘。個晚, 佢地再反著來幾次, 我亦意識到有一竇小浣熊向閣樓上面, 不能置之不理。場戲我開著頭, 係必須要做埋佢。 我向第二日下晝, 由室內爬上閣樓, 向窗頂位置嘅一個槽位度搵到四隻未開眼就戴黑超嘅小傢伙, 我將佢地逐一放向一個紙箱度, 攞落地下, 傍晚, 搬著出後園, 當晚, 個兩公婆無再來騷擾,紙箱裡面嘅黑超小傢伙亦都失著踪,個幾月後, 我屋後面成日見到幾隻浣熊向處留連, 有大有細, 時多時少, 直至最近都重間中見到。 我總係覺得伊個浣熊家庭就係曾經入住我閣樓嘅不速之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