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6月24日星期五

蘇賡哲:艾未未與郭世英

新華社發稿,指艾未未「實際控制」的北京發課文化發展有限司存在逃避繳納鉅額稅款、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等犯罪行為」。所謂「實際控制」,是刀筆吏羅織罪名的說法,因為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艾未未妻子路青,依法如果真有犯罪行為,首先應找路青追究責任。但路青迄今沒有被追究,甚至沒有人告訴她公司有什麼問題因為當局要迫害的是艾未未,便有「實際控制」四字出台

有些朋友因為艾未未父母艾青及高瑛均曾是中共吹鼓手、打鑼人從而覺得艾未未被迫害是「該」。我不這樣看,反而認為艾未未沒有借父蔭向上爬,肯憑良心和權勢者對著幹為弱勢階層出頭,實在比其他身受其害而挺身維權的人更難得。
我常因為艾未未而想起郭沫若及他的兒子郭世英。
和艾青一樣,郭沫若也是文學界媚共擁共名筆,而且各種對當權者獻媚的醜態表現得比艾青更令人不齒。也因為這樣,他得到賞給「功狗」的肉骨頭就比艾青一些,起碼沒有像艾青那樣被發配邊荒。即使如此,郭家還是很難得地出了中共所咒詛的「特立獨行」之下一代,其中代表人物是郭世英。他是一個有獨立批判能力的思想者。在中共反修正主義時,作為北大學生的郭世英說: 我們說他們是修正主義,他們說我們是教條主義,你知道誰對誰錯?說人家是特權階層,有別墅,咱們哪個領導人沒有呀。我父親走到哪裹,哪裹就有他專用的房子,北戴河、上海、青島都有咱們還不是在憑資格吃飯,才能毫無用處
郭世英曾組織有異見者意味的X文學團體、亦曾企圖從雲南偷越國境不果,最終死於文革的迫害。由於時代有別,他不像今日的艾未未能得到國際社會聲援,死得十分孤寂。
艾青比郭沫若幸運處是他己故,看不到兒子被迫害的殘酷現實。郭沫若在郭世英死後,以默默抄寫兒子的日記來排遣哀愁。他曾向兒子的好同學周國平說: r我老了,成為個一輩子言行不一的人。
然而艾未末和郭世英這種人太少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