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蘇賡哲:接班有人

今年六四紀念日剛好身在香港當然參加維園燭光晚會。在入口處等候一些朋友時,發現潮水般參加晚會的人流像我這種年紀的人竟然己寥寥可數。1989年,我們這個年齡層的人,是當年遊行隊伍的中堅份子。22年過去,這一輩人己逐漸走歷史。今年燭光晚會的參加者,大多是三十歲以下年輕人。看到自己的志業接班有人,真是可喜現象在香港,六四不是沒有被遺忘因為這些年輕人當年還是不懂人事的小孩,有些甚至尚未出生,他們當然談不上遺忘六四。應該說他們知道了六四的真相,並願意憑良心站出來,像父母般要求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相對在中國內地,同樣的年輕人多不知道六四是什麼回事,即使知道,也很大可能接受了中共的立場。因此胡少江先生在自由亞洲電台說:我不應該責備上世紀七十年代中葉以後出生的年輕人,他們沒有六四記憶,因為政府控制的媒體封鎖了相關信息這個道義全無的政府如此下作並不令人意外,但他們的父母呢?他們的老師呢? 胡先生痛心地譴責:中國整整的一代或兩代人不約而同地向下一代共和國公民隱瞞如此重大的歷史事件真相,他們還有可什麼資格在年輕一代面前裝模作樣地去討論甚至傳授誠實、德、正義等人類應有美德?他認為幫助殺青年的劊子手們隱惡的人,沒有資格 得到青年們的尊敬
我想到一個前人的覆轍。思想家顧準在生時,和自己的妻子談論內對時政的看法,他們夫婦在兒子面前說的是中共那一套,向兒子隱瞞真相和真理。他們有姓徐的朋友是通家世好,徐家夫妻像香港的父母那樣,將政治事件的真相和對中共的批判坦白的告訴自已的女兒徐方。結果顧準被中共打壓,他們的兒子便跟隨中共和父親劃清界線,知道親病危也不看他一眼,反而是徐方知道顧準伯伯是個好人,對他頻加關懷愛護。
也許有人會說,香港和內地政治環境有別,所以兩地父母與老師對下一代的影響也有別,但顧家和徐家同是毛澤東時代的內地人。
2011/06/10 大紀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