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7月31日星期日

蘇賡哲:不可能喚醒

  讀到一則警語,真叫人拍案稱妙。它是「我能喚醒沉睡的人,卻喚不醒裝睡的人」。
辛亥暴力革命成功,國家卻沒有多少新氣象,民族性沉淪依舊。據說錢玄同和陳獨秀力邀魯迅以文學救國,魯迅提出一個問題:「有一間鐵屋子,無窗戶而且很難破毁,裡面有很多熟睡了的人,他們不久就會悶死了,應該喚醒他們,還是任由他們在昏睡中死去,使他們不感到快要死的悲哀?」大家都知道,魯迅後來決定喚醒他們,希望破毀鐵屋子,使熟睡的人得救。只可惜效果並不理想。

早些時,我在多倫多主持電台時事評論節目,常和另一位從中國來的同事在大氣電波中作針鋒相對論爭。我覺得他在紅旗下長大受教育,有如在魯迅所說的鐵屋子中沉睡了幾十年,喚醒他是我的責任。後來大家熟悉了,有了私交,可以私底下談些心底話,我才發覺他對中共的罪惡本質非常了解,他頭腦很清醒,只不過在裝睡,希望喚醒他是多餘的、沒有作用的事。
世間甚麼樣的人都有,甚至有直接告訴你「我在裝睡,你不用想喚醒我了。」已故鄔維庸醫生就是這樣的人。起草香港基本法時,他告訴民主派朋友:「反正被強奸是免不了的,何不就躺下去享受享受」。他認為詐睡可以得到被強奸的樂趣,想喚醒他的不止是傻子,簡直是仇人了。其實現在中國的國情比魯迅當年更糟糕,當年的同胞是真正沉睡著,可以被喚醒;今日的同胞大多在裝睡。
2011年7月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