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6日星期六

蘇賡哲:戰鬥終結了嗎

梁慕嫺女士說:華叔「三次口頭上和文字上答應過我,要在回憶錄中詳寫那段歷史。」所謂那段歷史,照我理解就是華叔和中共的關係史。執筆時,華叔的回憶錄尚未面世,但以華叔親人預告的內容看來,華叔是實踐了他對梁女士的承諾。
雖然有民主黨領導人要求聽錄音帶,顯示對華叔公開那段歷史的真實性有所懷疑,但也有人認為,華叔肯尊重歷史事實,坦然說出自己曾有十多年苦候入黨,入不了黨還找人哭訴,85年參選議員更去找新華社打招呼,直到64才和中共決裂的這些往事,是勇者對歷史負責任的表現,是大好事。
  如果這是大好事,那麼,幾十年來,華叔不想人知道這段歷史的相反處理手法,又是大好事嗎?一件事兩種相反的做法,都可以是大好事嗎?華叔曾告訴梁慕嫺女士:「這往事的真相,暫時還是不宜公開說出來,因為不利戰鬥,一切要從戰鬥的利益出發。」
  我想,如果戰鬥終結了,為戰鬥利益而不公開往事真相已成為過去,那麼今日之公開可以說是大好事。但戰鬥隨著華叔辭世終結了嗎?當然沒有。民主事業的戰鬥不但未終結,華叔有份創立和領導的民主黨、支聯會、教協因為華叔在五區公投改變立場,民主黨通過政改方案而陷入空前未有、前後受敵的困境。不懷好意的中共一向「要陷華叔於左地」,支持五區公投反對通過政改方案的電台主持也指華叔原來是中共卧底,原來知道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知道文革是浩劫也不和中共決裂。從痛批華叔進而抹煞他的貢獻,這是戰鬥利益嗎?
722日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