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9月29日星期四

蘇賡哲:樂見滅紂的叔齊

古德明先生是我很喜歡的政論家,他每在以古非今中見卓識,這種工夫要博學強記,兼具道德承擔。香港這樣的健筆,實在屈指可數。
今年21日,拙欄發表了《暴力與非暴力的分歧》,談及辛亥革命黨人以暴力成功推翻滿清,卻未能建立民主中國。我還提到,司徒華先生為支聯會訂立「和平、理性、非暴力」政策,因為司徒先生認為暴力對抗即使成功了,新政權也會以暴力維持統治,民主仍然無望。古德明先生對此有所批評。
他寫了《中共的伯夷叔齊》,把華叔和我比喻為反對周武王推翻暴政的伯夷叔齊。「心證」之一是華叔有「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身分,為黨力,事半功倍」的宗旨。
古先生秉持他以古非今的論政風格,這次他舉的古例是周武王以暴力伐商,成功後就放馬南山、盔甲入庫、興辦文教。意思是沒有以暴力維持統治。可是,古先生在引述我的說法時,把「民主仍然無望」這一句掐掉了。當然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古先生不能說周武王以暴力建立的是個民主政權。為了將就他以古非今的風格,斷一斷章應該予以體諒。
周武王以文教治國,而不是以暴力維持統治,但這只是周人幸運,遇上個好天子。我們不能用幸運與否去論斷是與非,如果代商的是一個暴君,人民起來挑戰他的統治權,他會不會用暴力維持統治權?答案是不用說的吧。
美國確實是用暴力獨立出來的民主國家,我的看法是美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未必做得到。中國就是沒有華盛頓這類人。大概古德明先生不會同意這看法。他認為辛亥革命未能建立民主中國,原因不在以暴易暴,而是武力不足,以致革命黨不能不拱手把國家讓與滿清權臣袁世凱。
可是,孫中山的繼承人蔣中正有了足夠武力,他用以暴易暴方式北伐成功,建立的仍然不是民主政體,仍然要用暴力維持統治。提是提出了軍政、訓政、憲政的路線圖,但一訓數十年,到死民主憲政還只是空談。
古先生一定很滿意自己的古今對比,但有伯夷,不能沒有叔齊,只好把我捆綁上了。其實我的讀者都知道,向來我的態度是,只要商紂滅亡,暴力也好,非暴力也好,我都樂觀其成。我當然希望出現民主中國,但往極端處推論,即使失望,出現的依然是不民主的政體,也還有一個好處,就是讓商紂們知道,自己是可能被推翻的。
我只是比較悲觀,覺得現在要用暴力推翻商紂,成功的可能性極低。
坐在書房中想像商紂被暴力革命推翻,無疑十分快感,但這只是另類意淫。我絕對不肯去從事暴力革命,你也不肯、他也不肯,其實大家都不肯,肯的只有楊佳,還不是意淫?
因此,非暴力方式,只是退而求其次,從不可能中求取一線希望的抗暴方式。坦白說,我覺得這種方式要去推翻商紂,和與虎謀皮無異,希望同樣非常渺茫。劉曉波以此得了和平獎,但改變了甚麼?這只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實踐起來,也比暴力抗爭容易。簡單來說,贊成暴力革命的古先生,他的文字已經是非暴力抗爭的組成部分。
古先生說:司徒華力陳「易暴以暴」罪過不奇怪,這和華叔「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身分,為黨效力,事半功倍」的宗旨完全吻合。這是他讀了華叔回憶錄後的想法吧。也就是不相信華叔在「六四」後和中共徹底決裂。有此讀後感的人還真不少。這應該在老謀深算的華叔生前意料之外

[2011-09-27]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