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0月6日星期四

蘇賡哲:文化界的階級

共產主義本來以消滅階級,建立平等社會為目標但用暴力奪取政權後建立的卻是新階級社會。以中國的國情來說,新階級劃分得比階級更森嚴專制者麼都要控制,即使寺廟中的出家人也被編列在階出現「級、處級和尚怪象謂「改革開放以來,腐敗日深權力即是利益,代表權力的階級劃分更嚴格

數十年來,不大為人注意的是文化界的階級分化。毛澤東時什麼人有資格「產階級衰朽文化腐蝕」,也是要講階級的進口資本主義電影,要高幹去「接受」,線裝金瓶梅》,要縣級以上幹部才能購買。
甚至北京琉璃廠海王村中國舊店,亦專門設有內櫃,供行政級別夠高的去選購。今才大有名氣的藏書謝其章說:「我從未被延內櫃知怎麼著就想起孔乙己裡的段:『我從十三歲起,便在鎮口的鹹酒店裡當夥計,掌櫃說,樣子大傻,怕侍候不了長衫主顧,就在外面做點事吧
舊書圓然如,古董字畫也不例外。曾在香港替中共搞統戰的羅喜愛收藏書後來被指為間判刑在北京幽居了十年他說,當年北京「榮寶齋有內外之分,外櫃能看到的只是般的東西內櫃的東西就比較於精品。外櫃是對般顧內櫃只對老熟人開放,所謂老熟人,多是新的達官貴人
一位澳利亞籍華裔是坎培拉澳國立大圖書館責人之一。他說:北京紅絨線胡同有家內部店,有很多書籍是外面書店看到的也是要高級別幹部才可以進去買書。不過他通過關係可以進去內部變成外部了。
著名藏書家在暮年將畢生收藏珍罕圖無條件捐贈給公家圖書館。他去世後,勤於自學的兒想去該圖書館借閱父親捐去的本書以解答術上疑問得到的答復是拒絕館方說:你未到借看那本書的級別
難怪哲學家金岳霖臨終求醫時大喊: 「我是高級
20110902大紀元

1 則留言:

Jade 說...

親疏有別,貴賤不同,階級分配已是權術的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