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0月19日星期三

蘇賡哲:從旁觀到身受

在多倫多領導支援中國民運的陳兄,還有香港的金堯如、李子誦、程翔、劉銳紹以至司徒華諸先生我是認識的,直接的印象或側面風評,他們都是正人君子,在六四以前皆是中共支持者,有的是黨員、有的是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團員令人難以理解的是,中共建政以來,層出不窮的禍民運動,何以不能令他們和中共決裂?
反右對知識階層的無理打擊、大躍進大饑荒餓死三千多萬人、文革死難者連鄧小平也說多得無法計數,這些民族的巨大苦難,受害人數超過西方列強和日本侵華蒙難者總和,為什麼不能觸動他們,改變他們對中共的向心力?
加拿大和香港資訊自由,這些先生對中國大陸的國情應該瞭如指掌,我想指出,資訊自由對一個人的醒覺與否,起不了什麼作用令我有此看法的是,不用說旁觀者,即使身受其害的人,都不能就此醒覺魯平在香港回歸過程中的表現,令很多港人覺得他左得離譜,因而會情緒高漲罵聲四起,罵得他得了胃癌但文革時,魯平吃盡苦頭,甚至想過自殺不過,即使苦到這個程度,他還是不醒悟他說:「我一定要相信組織,我相信我們的黨一定會渡過這困難的,對黨,我始終沒有動搖過真相總是要大白的,共產黨是有生命力的
在加拿大,執政黨如果造成文革萬分之一的禍害,必定失去人民信任而垮台,但魯平作為浩劫受害人,仍信任他的黨,一捱過風浪,又挺共如故身受其害者尚且如此旁觀者之迷糊就不難了解魯平即使經歷過六四,還是其左依然,比上述諸先生更無可理喻

2011/09/07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