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0月28日星期五

蘇賡哲:閻學通的孤憤

   閻學通是中國的台灣問題鷹派專家,他的理論是愈早用武力統一台灣愈好。他認為「國富」不重要,因為國富會像現在這樣,只是權貴階層富了,大多數人民貧窮。「國強」才能使人民得益。統一台灣是國強的體現。他說:「我們的軍事預算已經是俄國的1.6倍,但我們不能建立同樣的軍隊。我們的教育經費遠多於印度,但我們沒有一個人拿到諾貝爾獎,他們已經有十個。我們比日本有更多有錢人,有更多一流的公司,但我們無法打造世界一流的產品。我們比世界任何國家有更多外匯儲備,但我們不能建立甚至像香港的金融中心。」
    我覺得閻學通所指都是事實,但這些事實不是軍事統一台灣就可以改變的。他的缺失是分不開「國強」有軟實力之強和硬實力之強的分別。他指出的現象,都是軟實力未足夠的結果。軟實力要足夠,必須政治體制配合。
    「六四」之後,中共用於鞏固執政權的兩套方法是「民族主義」和「拜金主義」,但我認為這兩套方法有內在矛盾。講民族主義,必然要排外,要有假想敵、要念「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符咒。這就需要拿出勇氣,敢於犧牲去和外敵對著幹。而拜金主義要大家向錢看,不擇手段賺錢,賺到錢用於物質享受。這就和對外犧牲產生了矛盾。拜金主義是個人以至家中親人的貼身利益,民族主義是全民族的利害,前者近後者遠,所以我們看到的現象是中國人在民族主義鼓動下可以聲嘶力竭喊排外口號,但止於喊喊,最多加上向外國使館扔幾塊石頭,就回家準備留學該國功課再去排隊拿簽證了。
    同樣,閻學通就不免埋怨:「中國人不那麼夠民族主義,他們很看重錢。主流是拜金。只要台灣局勢有利於賺錢,我們不在乎它是否獨立。」他指出:「政府不理你如何致富,無論是賣淫、販毒、走私、貪污、賄賂,甚至是把國土賣給人,這就是為甚麼在台灣和主權問題上,政府得到人民的支持。政府告訴你,我們不向日本堅持中國在東海的主權,因為那有利經濟發展。在南中國海的領土爭端,我們不抗議菲律賓,因為這有利經濟發展。我們容許台灣有主權,為了我們自己的經濟發展。」
    不知道為甚麼,閻學通似乎不明白,中國不是民主國家,政府根本不會在乎得不得到人民支持。政府在東海主權、南中國海領土和台灣問題上軟弱妥協,和人民支不支持沒有多大關係,而是因為政府是拜金主義的帶頭人。執政集團自身悶聲發大財,以少數權貴控制著全國大多數財富,講民族主義,和外國發生衝突,必定損害他們的「商機」。大多數向錢看的民眾,只是在全國拜金大潮中,執拾統治者不屑去賺取的少許殘羹。有時,這份殘羹仍有競逐者,還必須使用官商勾結的手段才能獲得。
    中共的兩套鞏權方法是有效的,不過民族主義和拜金主義同時並舉,就變成你騙我我騙你的玩意,沒有人當真,沒有人願為它付代價,只有拜金才是實在的。閻學通已發現,國富不能使全民得益。拜金的禍害更深遠。像最近廣東佛山兩歲女童被兩輛汽車輾過後,18個路人視若無睹的慘劇,就是全民拜金的惡果。
     閻學通那麼熱切地希望用武力統一台灣,何以想不到這只是多了兩千多萬人陷於他所指陳的不幸國情中。

[2011-10-25]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