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0月31日星期一

「達摩克里斯之劍」

蘇博士在《大江東去》解密一文中,將華叔回應許家屯的一封信,形容為他頭上的一把懸劍,而由於這柄劍的存在,令華叔在五區公投運動中作出了一個他人生中少有的急轉彎。
所謂「達摩克里斯之劍」(The Sword of Damocles),是十分古老的希臘寓言,故事達摩克里斯認為能夠成為一國之君,實在非常幸運,國王聽了竟然答應和他互換身份,但當他一心盡享醇酒美人之際,卻發覺王座上以髮絲高懸了一柄利劍,嚇得他連滾帶爬的逃將下來,從此不敢再說羨慕當國王之類的話。
故事中沒有指明那柄劍是誰懸掛的,但明顯地國王是知道劍的存在而沒有意圖將劍解下。我們相信兩個可能性。第一是國王自己懸掛作為自我警惕之用,而第二個可能性則是國王對達摩克里斯的恐嚇。分別從以上兩個可能性的角度來看相同的國王,可以讓我們看到兩個截然不同的國王,撫今追昔,頗愖玩味。
無論博士或蕭生,都認同共產黨很擅長做檔案工作,像華叔這位前青年團員,後來成為社運、工運領袖,港澳工委不會沒有他的檔案」,華叔本人當然更加心知肚明,那他寫信的當兒肯定沒有料到有朝一日會和共產黨反目,否則他必然認定反正材料一大票,多一封信也沒甚大不了。基於這個推測,我想華叔頭上的劍斷不會是單一的,博士卻認為即使我的想法合理,那封信也是華叔轉軚的主要考慮。現在所有証據都在共產黨手上,這段歷史極可能和「達摩克里斯之劍」一樣留下懸念,掛劍人已不能再操弄那位劍下人,令他滾將下來,但仍能模糊事情真相,不置可否地等候著第二個有意爬上位子的人,再看他的醜態。
加東dd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