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

蘇賡哲:聰明的蠢才

日前,何俊仁用蕭伯納的話為司徒華先生和中共的關係史辯護。蕭翁說「20歲時,不相信共產主義,你是一個沒有理想的庸才;40歲還相信共產主義,你是一個沒有腦袋的蠢才。」學者孔誥烽相信了我所提出,司徒先生是因為和中共的關係被要挾,而在五區公投轉軑的。何俊仁認為年輕的華叔被共產思潮吸引,顯示他是熱血青年。但何先生置蕭伯納後半句話於不顧。
因為引起爭議的是華叔在寫信給許家屯,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自居時已經53歲了,比蕭翁所說的40歲還多出13年。不過,我只是要指出何先生這樣的辯護置華叔於「沒有腦袋的蠢才」,不如不辯。要說華叔是蠢才,相信沒有多少人認同。人性遠比蕭伯納的二分法複雜。
    就以司徒華先生崇拜的魯迅來做例子。魯迅一直相信共產主義,到死都為中共賣力。毛澤東稱讚他骨頭最硬,又說他和魯迅的心相通。然則魯迅也是蕭翁說的「沒有腦袋的蠢才」?顯然不是,魯迅的腦袋其實非常清醒。甚至,比後世許多他的崇拜者都清醒,他絕對知道中共是怎樣一個組織。
    據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所編印《魯迅研究百題》第562頁記載,陳瓊芝關於李霽野的回憶:我曾經聽李霽野同志談過這樣一件事:一九三六年他從英國回來,到上海看望魯迅。魯迅和他談及馮雪峰,說他聽馮雪峰介紹革命形勢後,和馮開了個玩笑:「你們來了,還不先殺我!」馮連連擺手,認真地說:「那不會,那決不會的!」魯迅原意是告訴李霽野,馮雪峰這個人是如何老實。
    李霽野本人在1936年發表的《憶魯迅先生》有同樣記述:魯迅向馮說:「你們來到時,我要逃亡,因為首先要殺的人恐怕是我。」馮君連忙搖頭擺手的說:「那弗會,那弗會。」
    如果魯迅是「沒有腦袋的蠢才」,他會以為自己這個黨外的共產主義者在中共奪得政權後會論功行賞,備受重用。但他非常清醒地知道,到時中共就會迫害他了。
    有時他不說會殺他。1934430日,魯迅寫信給曹聚仁說:「倘當崩潰之際,我竟尚幸存,當乞紅背心掃上海馬路。」
    不說殺他而說乞求去掃馬路,只是程度上的分別。1936年,魯迅還致信給楊之華說:「新英雄們正要用偉大的旗子,殺我祭旗。」
    如果我們看到1949年以後,和魯迅同期親共文人的遭遇,不能不承認他的先見之明。然則,魯迅何以有此先見之明?我看原因有三。一是長期以來對中共的觀察,共佔區的內訌、對自己人的殘害;還有白區中共地下工作者手段之殘忍。二是左翼文學運動中,中共代表給他的印象。三是蘇聯共產黨執政後對親共作家的清除。可以說,愈到晚年,魯迅這種認知就愈清晰。事實上毛澤東在執政後也說過:要是魯迅活到那時候,要麼是關在牢裏;要麼是不做聲。原來他和魯迅的心是這樣相通的。
    問題是魯迅既然對中共的本質有如此清晰透澈的認識,卻和後來的司徒華先生一樣,以黨外身分,為中共開展工作?看來,這和人是否聰明或愚蠢沒有甚麼關係。魯迅由於沒有「六四」事件,未能像華叔那樣和中共徹底決裂。倒因為1949年後中共對這個神主牌的狂捧,淹沒了他生前的清醒
[2011-11-15]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