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2月13日星期二

蘇賡哲:翁瑞午與陸小曼

平生見過很多紅杏出牆事件,統計它們的成因,最常見是唱戲曲、其次喜歡按摩前者是精神交往、後者是肉體接觸翁瑞午既教陸小曼唱戲,又是她的按摩師,小曼出牆的可能性自然倍增此外,徐志摩極力拉攏撮合,把綠帽往自己頭上笠戴,更是火上加油外界風傳妻子和翁瑞午有姦情時,他說他們只是一起躺在鴉片煙床上相對吃大煙,只能談情不能做愛,就沒有問題
翁瑞午被人質疑時,也理直氣壯回答:「我到志摩家是他邀請的」陸小曼嫁給徐志摩,其實也是她首任丈夫王賡極力拉攏撮合的結果
一個女人先後被兩個丈夫以同樣手法求脫身,陸小曼可以說是手山芋的失敗妻子這種恃著美色,自己不賺錢,當丈夫獃子,務必花光他身家的女子當然不只小曼一位,香港娛樂圈以前也有現代典型我想到的是「近之者赤」,意即接近她的男人都變成赤貧
翁瑞午出身官宦之家,父親綬琪是梧州知府,家境寬裕他本身曾擔任江南造船廠會計科長,但搭上陸小曼後財去如流水,很快就「乾塘」了他確實是個大情人,1960年大饑荒,他哀呼懇求香港親戚每月寄數十元接濟,臨終時還執小曼的手說:「我把你害苦了
陸小曼家單租金每月等於郁達夫王映霞家個半月總開支、還有傭人十名、司機連私家車、另數名貼身丫頭,消費揮霍無度,絕非普通人負擔得起拋棄髮妻後的翁瑞午苦苦支撐,沒有再找別的男人來讓自己脫身,應該說相當難得
20111130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