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月18日星期三

蘇賡哲:世界最大政黨

[2012-01-17]星島
  中國青年作家韓寒發表了《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當然還是充滿「韓式幽默」和逆向思維的智慧。他說,對於中國人,民主帶來的結果往往是不自由。因為大部分中國人眼中的自由,不是出版、新聞、文藝、言論的自由,而是喧嘩的自由、亂過馬路的自由、吐痰的自由、鑽法規漏洞的自由、胡作非為的自由。進步的民主社會,必定注重法制,這些「自由」的中國人就會覺得自由被民主剝奪了,正如他們來到西方民主國家就渾身不自在。
    香港評論人陳雲的理論,和韓寒有很多暗合處。陳雲指出:「被中共殘害幾代的大陸人,都因為幾代人啞忍暴政而扭曲本性,成為中共的合謀人。」他又表示:「那麼多中國人在面對六四屠殺的時候依然甘於忘記血案,默許中共繼續執政,默許中共用思想洗腦來荼毒他們的子弟,這是單方面的政治壓迫嗎?人民是無辜的嗎?沒有人民的共謀,這種殘暴統治可能持續六十年嗎?」
    陳雲和韓寒都反對中國現狀急變。陳雲認為急速民主化對香港危害比現在更大。他提出「大陸人並不是你想像中的善良同胞」。如果由這些同胞執政,後果不堪想像。
    韓寒反對中國革命的理由,上述同胞質素固然是其一。他更說,中國革命如果能進行到中期尚未被撲滅,它的領袖八成是獨斷專橫自私狂妄狠毒而又有煽動力。好人在革命中早就被踢出局,中國人就吃這一套,也只有吃這一套才能往上爬。他還提醒大家,中國有兩億五千萬貧困人口,革命的口號開始時不論有多好聽,到最後這些人口發揮作用,出現掠奪式的均富,你有個手機他沒有,你就成為充滿原罪的革命對象。
    不過,我覺得陳雲和韓寒還未考慮到一個因素,就是中國人口中,有近八千萬的共產黨員。這大堆黨員有他們的父母、子女,亦即連黨員在內,和黨員身分有利益關係的人口可以達到四億。如果再加上黨的預備梯隊,人口可能超過全國人口之半。這就出現些現象:陳雲筆下那些共產黨同謀,其實大多數就是共產黨自身及其血親。
    倘若中國民主化,可以多黨競爭,一定不會出現另一個牽涉過半數有利益關係人口的政黨,也就是說,中共可以永遠執政。當然這是就現狀作分析,其他變化尚在未知之數。
    有人參加過「層壓式傳銷公司」,發現整個公司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如果把這個社會稱為「前現代社會」,則社會是由騙子、傻子和啞巴三種人組成。他說:「不過令人高興的是,中國其實已發展到後現代社會,情況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那就是騙子愈來愈多,傻子和啞巴都快不夠用了。」
    他說的騙子無疑指共產黨人;傻子是直接受害的百姓;啞巴則是陳雲所說啞忍中共橫暴的人。如果套入我上面的說法,則中國這家層壓式推銷公司的騙子及其利益關聯者的人數已經過半,也就不免要出現騙子比可能受騙及甘於啞忍的人還多局面。而且中共黨員及預備梯隊人數還在急速擴大中,到相當時日,如果它不向外擴張,只好是「塘水滾塘魚」,自己人互騙。這真是世界政黨史上奇觀。
    非暴力的「天鵝絨革命」為人艷羨。韓寒認為這種革命要有三個條件:民眾質素、執政者忍讓、文人領袖。目前中國沒有這三個條件。他還沒有考慮第四個條件:執政黨及其利益關聯者人口不能這麼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