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月22日星期日

蘇賡哲:曾敏之談開天窗

香港新華社副社長張浚生在訪談錄中很著重講述六四時文匯報》社論開窗事件他當知道這是很香港人難忘往張浚生將事件責任推給己故的金堯如,說北京宣布戒嚴那,「金堯如提出來報紙要開」,「只刊登痛心疾首四個字,以此向中央的決策示」。不過時的長許家屯則在回憶錄中說:開天這件事,是李子誦請示張浚生,張同意了,再報告許屯,也同意許家屯此說張浚生強烈反對強調自己是堅持反對

浚生訪談錄差同時推出的關書籍是陸士清著《曾之評傳》曾是當年文匯編輯,副手是程翔過評傳的香港版和大陸版目錄,大陸版六四時期的一章這不難理解這一章也以訪談形代事件的。曾敏之在這裏提出一個與張浚生迥異的法:是曾要開天窗他取得子誦社長同意,李建題詞夫復何言無抗爭,因而提用「痛心疾首」,獲過,而且曾在話中向張浚生請示,張「當時是同情學生的」,和曾敏之「思想感情相通」,同意曾的做法
張浚生和曾敏之兩人都在吃中共的飯,受「黨的照顧」,但文匯報開天窗一事上,說法卻完全相我看這應該是因為張浚生畢竟是個黨官,而曾則是個文人。黨官要自保,便將責任往死了的金堯如身上推;文人心底大概認定六四將有翻案的一天,屆時自己的做法會有公正的史評價
20120105明報
許家屯、張浚生和曾敏之各說各話,事件中另外兩位當事人之一的程翔卻提出了第三種說法。據程翔在明報的文章所講,「痛心疾首」的確是由曾敏之提出的,李子誦和金堯如作不得主,於是轉交張浚生拍板,許家屯是事後才知的。據此,程和許的說法暗合。張浚生則明顯是找死人揹黑鍋,一味撇清。至於曾敏之,為何一直沒有對開天窗一事澄清?原來曾敏之在六四之後,發覺屠城軍隊直接受命於鄧小平,於是西瓜靠大邊,再接受黨的照顧。如今在22年後的垂暮之年,才又出來說出「真相,明顯是希望得到身後之名。
-dd2
延伸閱讀:

程翔:關於《文匯報》「痛心疾首」社論的釋疑和辨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