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月30日星期一

蘇賡哲:利比亞和中國之比

在蘇聯和東歐發生巨變後,中東和非洲地區推翻專制政權的浪潮也令人很受鼓舞。利比亞的卡扎菲政權被推倒,更是一個巨大的感嘆號。很多人心底浮起的想法是利比亞能,中國何以不能? 如果說中國由於經濟改革,老百姓比毛澤東時代富有,所以容忍了暴政。但利比亞人民起義,也不是因為飢餓。雖然和中國一樣,利比亞有三分一人口很窮,但整體來說,它的人均收入遙遙領先於其他非洲國家。聯合國評定,利比亞是中等以上收入國家。
中國民運不能開花結果,而利比亞起義成功,把二者加以比較,可以從一些異同知道成敗各自的原因。
首先,兩國的運動,都是在統治者的箝制相對比較寬鬆時發生的。中國八九民運有胡、趙營造的八十年代比較開放的社會氛圍;利比亞則是卡扎菲自2003年向西方妥協之後,橫暴控制有所收斂的時期。兩國也都是從資訊封閉社會走向開放初期。
利比亞抗爭運動一個關鍵事件是1996629日,關押大批政治犯的阿布薩利姆監獄,有千多名政治異見者抗議監獄的不人道待遇,卡扎菲將他們集體殺死。這有如北京的六四屠殺。2004年,卡扎菲承認這次大屠殺。他說犯人家屬有權知道更多信息。相比中國政府,雖然口口聲聲說幸而六四採取了斷然措施,才有今日的穩定發展,但對「斷然措施」諱莫如深。不承認他們殺了多少人和殺了什麼人。他們只希望別人患上失憶症,希望血寫的歷史自行消失。被卡扎菲殺死的那批人中,有位遺屬叫法思律師,他從2004年開始,一直到法院門口進行抗議,並為此坐了七次牢。死難者家屬中的母親、妻子或姊妹,從2007年開始,也到法院門口靜坐,要為死者討一個說法。這和六四後中國出現為數不多的維權律師和知識份子,以及丁子霖為首的天安門母親群,也是很相似的現象。
卒之,在法思最後一次入獄後,家屬們走上街頭抗議。翌日,法思獲釋,不再害怕的人愈多,即使政府軍開槍,也不能將人民的怒潮鎮壓下去。這樣看來,中國和利比亞的差別,在於民眾之勇氣至於外國反人類滅絕的干涉,是後一步的事了。
20120113大紀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