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蘇賡哲:易中天談陳寅恪

  溫家寶說他最推重陳寅恪提倡的「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作為共產政權總理,這個說法不免令人覺得頗為「影帝」。有人認為溫是政權中的開明派,只是沒有機會讓他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人們不是溫家寶肚子中的蛔蟲,他是不是隱藏著的開明派不得而知,可知的是《中國影帝溫家寶》的作者余杰已經被打得逃亡到美國去了。

  中國紅極一時的名咀易中天寫有勸君免談陳寅恪》。他說:「陳寅恪是了不起的,可惜我們學不來」。在共產政權下,要堅持自由思想、獨立精神,必須有本事頂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易中天指出:「在文革前,官方對陳寅恪還是相當關心、愛護、客氣、尊重,乃至護短的。反倒是群眾對陳寅恪很不買賬、極為不滿,正所謂群情雖未洶湧,但相差也不太遠。實際上中山大學歷史系一再堅持批判陳寅恪,一再堅持將陳寅恪劃為中右,在一定意義上即代表著民意。」
   官方雖然反對,批判會還是照開。不能把陳寅恪揪到批判會上去,就在會場當中放一把空椅子作代表,進行缺席審判,把陳寅恪弄到千夫所指的地步。
   我最近常提及,在某些時候,中國平民的表現,往往令人覺得可怕。空椅子批判陳寅恪是其一美國遭遇911劇時又其一。中共畢竟不能不敷衍國際主流社會,附和著反恐;民間尤其大學校園師生,則是一片幸災樂禍拍掌叫好之聲。這當然是被中共餵了毒奶,扭曲了人性之故。
  易中天是當紅名咀,對中共不可能不給面子。陳寅恪在晚年花了寶貴的十年精力寫《柳如是別傳》。海外學者余英時和內地的馮衣北曾為此有過一番論戰。易中天解釋陳寅恪這樣做的原因,他說以陳寅恪的大才而寫一個柳如是,沒有值不值得的問題,這有如梁宗岱作為外語系的「大白旗」,在1958年被劈頭蓋面地痛批,梁遂用極端的種菜養雞方式來堅持自己的自由思想、獨立精神。
  問題是陳寅恪可以寫很多其他題材的著作,同樣可以堅持自由思想、獨立精神,卻偏偏選中柳如是。因為只有借柳如是他才能表達對妻子的懺悔,表達自己對中共真面目的認識不如愛妻。
20120210大紀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