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2月2日星期四

蘇賡哲:不幸的分化與對立

[2012-01-31]星島
香港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最近發生兩位產婦的丈夫吵架,進而扭打,以致混亂中一個女醫生被人掌摑事件。傳媒在報道中,強調肇事的嬰孩父親是「大陸惡爸」,他不滿意醫院的服務而吵鬧;阻止他吵鬧而捲入事件的另一嬰孩父親則是「港爸」。事件中「大陸惡爸」指醫院歧視他是「雙非B」之父。傳媒更指他妻子強行衝急症室之閘產子。
事件肯定會引起香港人對大陸人的不滿。應該說不滿早已存在,只是火上加油。大量大陸孕婦赴港產子,令香港接生、育嬰資源緊張,即使是私立醫院,看到有利可圖而大幅上調收費,無形中也增加了香港產婦負擔。更不用說公立醫院的香港產婦不得不睡走廊地鋪。此外,港人更擔心這些大陸嬰孩在港出生後,取得香港身分,將來有病會來香港醫;適齡就赴港就學,佔用香港公共資源。種種擔心,令香港出現排斥大陸人的本土意識,以至編出《蝗蟲歌》在互聯網流傳,更有大陸南方報系對蝗蟲論加以肯定,要求大陸人反省,當然也令香港人覺得排斥有理。大陸產婦既然是港人排外的導火線,威爾斯親王醫院那位雙親均非港人之嬰孩父親,未能體恤這種一觸即爆的地域矛盾,反而益增緊張,未免使人扼腕。
差不多同時,意大利名牌店D&G在九龍廣東道分店,也因為傳出「只准大陸人在店外拍照,香港人禁止」,而加劇了大陸人與香港人的分化,引發連日來數以千計港人,拿著攝影器材蓄意到店門口拍照,而且每逢大陸人的旅遊巴士停下來,拍照港人就向大陸遊客豎中指。本來,大陸自推出自由行政策,使內地人赴港消費,對香港經濟有所裨益。可是不知甚麼緣故,有些大陸人擺出恩公姿態,分明是貨銀兩訖互利自願的商業行為,卻被說成拯救了香港。這使以前無條件、不求回報接濟大陸親友的港人當然很難接受。況且,有些自由行大陸人士在香港頻現不文明舉止,例如任由小孩在迪士尼樂園隨地大小便,甚至更駭人地抱小童上洗手盆大便。在在均令香港人難以接受。
更根本的分化與對立,其實不在香港發生,而是歷來傳媒對大陸各種陰暗面的報道。香港原是大量難民組成的城市,人口中有不少人對中共欠缺好感。但是1989年以來,香港人反感的對象,逐漸起了變化,即由反感中共,轉移到反感老百姓。因為這二十多年來,大陸傳出的陰暗消息,和老百姓的關係深切,政府變成只負失職或管理不當的罪咎。
例如食品流毒全國,被稱為「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謀殺案」,以有毒食品謀害13億人,甚至流毒海外,幾乎每個月都爆發一次重大事件。這些地溝油、三聚氰胺奶、瘦肉精、孔雀綠食品以至珍珠奶茶中的塑化劑,顯然都不是政府製造的。2006年,南京男子彭宇好心扶起一位跌倒的女長者,不料被長者反咬一口,說是彭宇撞倒她。2011年,江蘇南通客運車看到前面路上有老太太倒地,停車扶起她,老太太也咬定是司機肇事撞倒她。這兩位女長者顯然不是中共官員,不是開坦克車的軍人。更聳人聽聞的如廣東佛山女孩王悅被汽車撞倒,18個路人從她身邊走過,均不予理會。這18人當中有帶小孩的母親,看來也不像共幹。這類例子不勝枚舉,漸漸轉移不少香港人的反感對象。
我認為最值得注意的是陳雲著《香港城邦論》,這書大賣,可以視為輿論指標。它聲稱「大陸人不是你想像中的善良同胞」。關心港事的年輕人幾乎人手一冊。看來香港與內地之間的分化與對立,只會日趨嚴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