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3月8日星期四

蘇賡哲:道德滑坡與高等教育

[2012-03-06]星島
當前香港人與內地人的磨擦,我認為原因有二:首先是二十餘年來,很多大陸的民間負面新聞傳播到香港(正面新聞往往不被視為新聞);其次是一些到港「陸客」給人不良印象。這兩個因素中的內地人,相信都不是荒僻山溝中沒有機會接受教育的老農,相反,他們肚子中都有點料子。
例如說,大陸民間負面新聞最震撼人心的,經常是層出不窮、離奇怪誕的有毒食品生產。要製造出這種有毒食品以斂財,需要高深學問。像用頭髮去製造醬油,對普通人來說真是匪夷所思的事。又如三聚氰氨加在牛奶中以致飲出大頭嬰兒,很多人之前從未聽過甚麼三聚氰氨。有人感嘆說:這些害人精的科技才華,倘若正面運用,應該可以拿到好幾個諾貝爾獎了。
至於到港的「陸客」,大抵逗留時間有限,沒有機會展示他們的科技長才,但他們在罵戰中以「天朝代言人」自居,對港人擺出的「孔慶東姿態」,也顯示出有紮實的社會經濟學識、當代史知識。總而言之,這些令港人反感的大陸人,都有一定學識,看來大多接受過中專以至大學教育。他們給人道德滑坡的印象,和他們接受的教育存在密切關係。
張維迎曾擔任北京大學校長助理、光華管理學院院長。他卸任後接受中央電視台的柴靜訪問,破格地說:現行教育體制「比一九四九年之前還要落後」,「我們這種由政府壟斷、政府主導的教育體制,沒有真正的教授市場、校長市場和院長市場來形成一種競爭的態勢,這種教育體制我覺得沒有出路。」可惜,中國一些肯站出來講幾句真話的人,都是卸任後的閒人。他們手上還有權力時,就不是這說法了。正如張維迎在任上時經常發言,都是支持現行教育制度的。
學者蕭雪慧認為道德滑坡是教育失敗的結果。而教育失敗,是教育中人文精神的缺失。他不說是流失,因為他覺得現行教育體制中,原本就缺,所以說不上是流失。我們經常聽到,大陸高等教育界種種學術舞弊,包括論文抄襲、學位賄買等。
蕭雪慧看到的更不堪也更直接。他在大學中看到欺騙、盜竊、當「三陪」。在重點大學,學生盜竊、銷贓腳踏車已形成「一條龍」作業線,盜起車來,對同學或老師都不會手下留情。他深入校園,看到收發室放置地址不詳信件的窗台,幾乎所有信件都給人拆看過,還惡意攤開。他說:「這情景醜陋、邪惡令人惡心。拆信者心理上的陰暗、精神上的野蠻和形容的猥瑣,就通過慘遭蹂躪的信件昭示於人了。」
蕭雪慧指出大學生精神淪落,是中共的大學教育沒有以人文精神去裝備學生,而是佔據著君臨一切地位的政治意識形態,「把它特有的排他性、獨斷性帶進文學、史學和哲學,使它們失去人文主義的豐富內涵和開闊的理解力。一套專橫而自以為是的闡釋體系使這些學科由解蔽變成傳布偏見」。
蕭雪慧在大陸生活,話不能說得太盡,否則可能「被余杰了」。其實所謂「獨斷性」、「排他性」,一句話說清楚就是除了教你愛黨愛政府外別無其他。大家都記得,北京清華大學一個叫劉海洋的學生,用鏹水把動物園中兩隻黑熊澆成重傷。有人還替他辯護說,劉海洋是「出於嚴謹的科學研究精神」才這樣做的。還說,大學的政治課學習他從未間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