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3月14日星期三

蘇賡哲:道德何以滑坡

最近,網絡上流傳一封《查良鏞上溫家寶書》,不理真假,作者指出的中國大陸道德滑坡現象肯定是事實。他說現在中國是「國粹盡失,教化陵夷,人心危急,腐敗不廉,官民交征利,上下離心,內外失德,背理傷道者難以遍舉」。
中國大陸民眾道德滑坡,以致有毒食品屢出不窮、公害產品為患海內外、悲憫同情缺席到見死不救等等弊病。一般的解釋是因為中共建政以來標舉共產主義愛國愛黨道德教育,文革後這種教育破產,出現道德真空之故。但我覺得這不是原因所在。像加拿大和香港,或者新加坡,從來沒有甚麼主義教育,何至於道德真空?大家只要用平常心、平常理,憑著天良做人,自然就出現和諧社會了。
中國大陸的道德滑坡,不是甚麼共產教育失敗之故,相反,是共產主義教育成功,它的毒素不斷發酵,它的病毒即使進入「新時代」,變了種,仍然侵蝕著一代又一代的民眾天良。這才是道德滑坡的真正原因。
一個民族的道德滑坡不可能是一夜之間發生的。中國民眾的道德滑坡己不斷醞釀、不斷累積了數十年負面能量。一個一直生活在加拿大祥和社會的人,不難知道中國發生在1949年後的大事,但不容易體會道德是怎樣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逐步墮落的。我在這裏略舉一兩個例子來說明。
 《梁山伯與祝英台》是大家都喜歡的樂曲,今日中國名嘴易中天也不例外。文革時期,這首樂曲在大陸是被指為「黃色音樂」而遭禁。易中天的朋友藏了一張唱片,他們躲起來偷偷地欣賞,不料被領導發現了,領導從未聽過,不知道是甚麼,只覺得它的旋律不像是革命音樂,正要查究之際,易中天急中生智,說:「報告領導,這音樂叫《公社之春》。」然後立即捏造歌詞「人民公社好風光,家家戶戶種田忙,農業學大寨指方向,社員心向共產黨」。這樣一唱,領導點頭,就算是過了關。
在中國歷史上,再黑暗無道的時代,都沒有禁止民間欣賞愛情歌曲的。易中天如果不這樣做,就是政治上犯錯,思想有問題,可以「上綱上線」到危害終身幸福、危害家人幸福的地步。只有說謊騙人才能平安,這已經是道德墮落的起點,是被迫的、無奈的,但靠說謊生存,靠說謊得到過關的好處,以至說謊有益無害,是會擴大會遺傳的,一個社會在無孔不入的謊言中怎能保持天良?以前吳曾寫過《論說謊政治》,他抨擊國民黨的國民代表大會說謊,硬稱自己是人民選他們出來的。這樣說來,民族性謊言可溯源到更早時期,而胡錦濤在日本硬說自己是中國人民要選他當一哥,則是謊言的承繼。和易中天的《公社之春》比,是大有大謊、小有小謊,小的出於為勢所迫,大的就顯得更可一哂了。
 另一個例子是老作家許杰在師範大學中文系當系主任,反右時被誣糾眾「策劃於密室、點火於基層」。他當然不肯承認。當時徐中玉是許杰同事,校黨委常溪萍找上他,希望借他打開突破口。徐中玉說他甚麼都不知道,黨委勸說是:「你替他隱瞞絕無好處,對你自己太危險,你應該學舒蕪那樣對許杰倒戈一擊,還來得及。」結果徐因拒絕開口被迫害二十年。
徐中玉的例子多不勝數。許杰那種無辜的老教授,你不出賣他,自己生命中最黃金的二十年就葬送掉了。因此,像舒蕪這樣的人也多得是。他賣友不是為了求榮,只是卑微地希望自保。一個這樣的社會要講天良,是太奢侈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