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3月16日星期五

蘇賡哲:他們以為領袖是仁慈的

  毛澤東年代發生大饑荒時,全國人口近六億五千萬。我們說沒有造反、沒有搶糧,政局穩定,是相對於整體形勢。數億人捱餓,四千多萬人餓死,其中總有個別行動。行動的特點是經常由基層共幹帶頭。亡友戴厚英在著作中說:地方幹部同樣面臨饑餓威脅,他們會想辦法叫人藏起糧食不上繳。
1961年,河北滄州有黨委書記帶人搶鄰村的羊和數十噸蔬菜;峽西有共幹把步槍發給村民,但村民有了槍並不覺得可以有什麼大作為,只是搶了一萬斤糧食。湖南一個縣有五百個糧,其中三十個曾被搶,己算是「規模驚人」。相對於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這些行動可稱微不足道,動搖不了中共的統治基礎。1960年雲南宣威縣有農民造反,旋即被鎮壓,那是因為村幹部和黨官支持,得到武器。這也是後來一些人常說的,要共產黨垮台,只能依賴共產黨內部的力量。 
  研究大饑荒的學者馮客列舉了政局穩定的原因,其一是太餓了沒有能力造反。但上述例子顯示並不如此。他舉出的另一個原因說服力比較強:「無論村裹的情況有多壞,人們相信毛澤東心中始終裝著人民。人們普遍相信濫用職權的基層幹部是沒有執行仁慈的毛主席的命令。遠在天邊的政府和英明領袖毛主席是和好人站在一起的。」
 
  我在解釋司徒華先生和一些本性善良的朋友,何以在大饑荒及文革發生後仍支持中共,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自居,他們的心理也是這樣,認為黨和領袖的動機是好的,是有崇高理念的,只是別人做錯事。即是他們被崇高理念所奴役

20120313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