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3月17日星期六

蘇賡哲:毛澤東與胡適

大家都知道,毛澤東對知識份子的迫害世所罕見,甚至超過史大林。研究蘇聯文學的專家指出,史大林統治時期,只有兩千名蘇聯作家被處決之關押、流放,即使是大清洗的恐怖時期,知識份子仍不是史太林主要鎮壓對象。他的獵物多是政治對手、反集體化者以及某些少數民族「賤民」。毛澤東單是和鄧小平一起炮製的「反右」,被迫害者便以萬計,還禍及妻兒,長期成為「黑五類」,更不用說文化大革命種種瘋狂行徑了。
毛澤東自己也是知識份子,讀書是他的終身嗜好,他讀了書再來對付讀書人,而且採取羞辱人格等可恥手法。很多人認為是他未得志前被知識份子輕蔑,產生報復心理所致。世間有一些相關傳說,我覺得可信程度不一。例如毛澤東自呂憶述,他在北大圖書館工作時,由於職位低下,有名的知識份子都不和他往來。照一般世情來說,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我覺得不一定是人家嫌他職位低微,而是他講話有濃厚鄉音,別人聽得很辛苦。語音似乎一直是他的心結,他曾幫助一些朋友去歐洲勤工儉學,但他自己沒有去。原因據說是研究中國國情比學習外國更重要,但說不了外語,從而害怕和外國人溝通,應該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顧慮。
  毛澤東在北大被知識份子輕蔑的傳說,有些是不可靠的。例如美國斯圖爾特施拉姆教授在所著《毛澤東》中就寫道「有一次,他聽完講課,想向胡適提一個問題,胡適得知他不是個大學生而僅僅是個圖書館助理員後,便拒絕同他交談。」
  同樣說法也出現在美國特里爾著《毛澤東傳》修訂本中:「一次,他斗膽向胡適提了一個問題 (當時胡適是著名的激進份子,後來成為有名的自由主義者,蔣介石的駐美大使),胡問:提問題的是哪一個,當他知道毛澤東是沒有註冊的學生時,這位激進而灑脫的教授拒絕與他交談。」
  雖然兩本毛澤東傳記都有同一記載,但我相信這不是事實。首先胡適絕不是這樣的人,不是註冊學生而有心向學,通常是老師更關注對象。其次,教授聽到提間,不會先弄清楚問者身份才決定作答與否。
20120309大紀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