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蘇賡哲:兩個諾貝爾獎的異同


    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高潮過去後,已罕聞人提起劉曉波,這就是當志士的難處。我相信劉在獄中的待遇可能比一般囚犯好些,起碼安全些。但在孤寂中看不到時光隧道的出口,痛苦是不難想像的。

   《齊瓦哥醫生》作者帕斯捷納克在1958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蘇共迫他發表聲明拒絕接受,否則將他開除出蘇聯作家協會。帕斯捷納克寫信給作協當民說:「任何力量都不能使我拒絕人家給我這蘇聯當代作家的榮譽。你們可以槍斃我、將我流放,你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但我預先寬恕你們。」

    可是過了幾小時,在接聽了女友伊文斯卡婭的電話後,他去郵電局拍電報給瑞典文學院,聲稱拒絕接受諾獎,又同時拍電報給蘇共中央,要求恢復女友的工作。讀過或看過《齊瓦哥醫生》的人,對此應該不會覺得意外。其實當時的蘇聯,幾乎沒有人讀過這本小說,但所有著名作家都跳出來對此書口誅筆伐;群眾遊行示威,摔石塊砸玻璃,要將「人民公敵」帕斯捷納克淹沒在人民的怒海中。1960年,帕斯捷納克在孤獨中鬱鬱而終。

    無論如何,帕斯捷納克都和劉曉波一樣,是不能出國去領獎的。分別是中共沒有發動民眾遊行示威反對劉得獎。雖然發動群眾的高潮也過去了,要做,他們還是做得到的,他們知道民眾演技猶在。不做,是因為這樣對自己的生意沒有好處。皇親國戚們不會因遊行示威而多賺了錢。

20120327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