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4月8日星期日

蘇賡哲:投降者不是解救者


圖片:蘋果
     有論香港這次小圈子選特首,以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來解釋,何以民意調查梁振英、唐英年支持率遠高於何俊仁發生於1973年斯德哥爾摩銀行的劫匪挾持人質案,人質被警察救出後,反而敵視警察,說劫匪是好人
理學家指,人質在受到性命威脅下,得到劫匪點小恩或可殺而不殺,便從極度驚恐轉而對劫好感,並敵視劫匪對立面,即解救他們的警察
     小圈子將票投給誰,是傀儡所為;但民意調查則是自主答問,因而其結果更值得研究心理學家認為銀行人質之所以有此反常敵友觀,是人類在極度驚恐」下的異常反應。今日香港人雖說確實是建制派或特權集團挾持綁架,但是否達到這種驚恐程度,覺得性命受到威脅,我看尚有商榷餘地
     現在姑不加商榷,就這說法來探討,何俊仁的身分,是否等同人質的解救者,疑問更照評論人所說,香港人覺得何俊仁無事生非、禍中亂港,應該是以前的事了自從民主黨走進聯辦,出賣民主理念,通過建制派歡欣鼓舞的政制方案後,香港人大都將民主黨視為投降者,即是銀行劫的附從助手,而是解救們的警察
     在這些港人心目中,無事生非、禍中亂港,應予敵視的,現在只剩下前社民連三子及他們為數少的支持者此所以最近長毛、黃洋達被監,社會上並多大反響
     不論是否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總之光暗未定,還要看梁振英的作為
20120404明報

1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我小時候,常聽土共批評港英在香港推行的是「奴化教育」,從今天看來,雖不中不遠。大部份香港人對不公義的社會現狀無動於衷,更動輒對敢於發聲的少數冷嘲熱諷,反對派被歸類為搗亂份子,最大的罪名是「阻住搵食」。
民主黨何俊仁之流已經淪為扮反對派,他們一直放在口邊的否決權已經親手送入中聯辦,香港人在五區公投已經錯了一次,且看下屆立法會選舉,香港人會否一錯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