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4月15日星期日

蘇賡哲:閒論陳文茜


   讀友們可能記得,以前我是很欣賞陳文茜的,想不到現在完全走到欣賞的反面我不會變,是她變了,從主張台灣人要有決定自己前途的權利立場,變成和李敖一唱一和的媚共者

中國大陸的人怎樣看陳文茜?有大陸評論人說:「習慣文宣的她用來說服及教育台灣觀眾的那個中國大陸,其實是一個她觀念中的中國大陸觀眾看中天電視文茜的目,常常得自己都不好意思:我們什麼時候這麼過?」亦即是擦鞋擦得太過分,擦得人家都得難為情,作用只是在愚弄台灣人罷了
  陳文茜的立場何以忽一百八十度急轉彎?大陸有評論人解釋:「她雖在大學時就因為政治意識而參加了黨外運動,但她和周圍的黨外反對人士不一樣的是,她本並沒有貧窮和壓迫的體驗。」然而我很多支持台自主權的朋友,同樣沒有貧窮和壓迫的體驗從中國大陸和香港居台灣的阮銘和凌鋒更不可能有此體驗而陳文茜父家在二二八時是受害人
  我覺得,陳文茜受許信良影響極深她讀台大一年級時就為許信良的競選總部幫忙,一九九六年許當民進黨主席,她是堅定支持者九八年許信良政治失敗退出政壇,一變而為媚共派,陳文茜也跟著他共進退,在意識形態上也同樣變色她基本上沒有自己的獨立判斷能力。
   她最惱怒的是二OO四年大選,如果連宋上台,她將擔任兩岸談判代表,因此抨擊兩顆子彈事件太荒腔走調,惡化了藍營選情,還令馬英九覺得此人不可合作

20120411明報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