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5月2日星期三

蘇賡哲:老記者的越戰回憶


    陳加昌是新加坡資深記者,最近出版回憶錄《越南,我在現場》。苛求點說,這個書名是不通的。就如我寫一本書叫《加拿大,我在現場》,大家都會覺得莫名其妙。倘若換了是《越戰,我在現場》就好得多。陳先生不這樣做,也許是書還有個副題叫「一個戰地記者的回憶」吧,既然是戰地記者,應該就是在越戰現場了。

    不過,陳加昌回憶的內容,並不包括戰事,主要是越戰前後的政局和新聞採訪的故人故事。我是欣賞這個取材角度的。此書主要資料來自作者長年保存的筆記、友人信函、官方文件等,間中會有些筆誤,例如孫運璿的名字、八九年北京戒嚴的日期之類,大致上瑕不掩瑜,可讀性頗高。
    年紀比較大的讀者會覺得,越戰是我們經歷過的年代,當年只要留意時事,還有甚麼不知道?但我從陳加昌的書中,知道了不少以前忽略了的東西,也有些是陳先生獨有經歷。例如他和吳廷儒妻子,當年權傾朝野、有「南越第一夫人」之稱的陳麗春有密切交往,他心目中的陳麗春美麗有魅力、才智非凡而富於人情味。這和陳麗春被其他記者妖魔化的惡毒形象天差地別。我寧可相信陳加昌的描述,而認定陳麗春以及她夫家的悲劇,是她的性格與媒體衝突的結果。
    美國攻打伊拉克時,北京最權威而有軍方背景的張召忠常在媒體上預測軍事局勢的進展。他幾乎每測必錯而權威依然。最明顯的錯就是美軍將會像越戰那樣陷在泥淖中等待失敗。其實伊戰和越戰不能等量齊觀。越共獲勝的大部分因素,薩達姆都沒有。首先是薩達姆的士氣支持和越共沒得比;其次,美國在越戰有三大勁敵,即越共、中共和蘇共;薩達姆得不到後二者奧援。唯一相同的一點,是越戰和伊戰,美國都有另一個勁敵,便是自由世界的媒體。不過,美國打伊拉克用的是快刀斬亂麻,自由世界媒體的作用尚未發酵,薩達姆已經倒台了。
    我甚至覺得,美國在越南,是給自由世界的媒體打敗的。這個看法,從陳加昌的回憶錄可以得到進一步印證。他是親歷其境的記者,深入而精確地分析了媒體對美國軍隊、士氣、國內民意所起的負面作用。這無疑和大量懷有「新左」觀點的記者有關;亦和非共世界的受眾偏愛負面新聞甚至醜聞有關。這種偏愛在共產國家也許同樣存在於人性中,但共產國家的媒體,其實是政府的宣傳工具,不可能為滿足受眾的陰暗心理而發掘和傳播己方醜聞,所以只有美國等自由國家才會因媒體報道而打敗仗,共產國家無此可能。
有些記者是越共間諜,陳加昌在書中專章記述名記者范春安,越南統一後,范的真正身分才曝光。但我認為不必共諜,美國本身的記者已經足以打敗美軍。
    陳加昌晚年結交了來自中國大陸的余雲,並請余為此書寫序。余說:「來自大陸的我,有時很難認同他對越戰一些人物和事件的看法。」他提到反越戰。一直到今日,不用說余雲,我一些美、加、香港、台灣的朋友,仍以當年反越戰為榮。其實這些人從不曾反對北越進攻南越、不曾反對中共、蘇共軍援越共,他們反的只是美國出兵越南。
    北越擴張成性不必置疑,擊垮南越後他們又要北上侵佔廣西,引發1979年中共所謂「懲越戰爭」。美國當年只是要遏制越共的擴張,它失敗了,越共搞得大量百姓投奔怒海,卒之走回吳廷琰資本主義老路。這說明當年「反越戰」的人是在造孽,他們還要引以為榮,何其沒有羞恥心

1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看陳麗春的照片,遙想征氏姊妹豐姿,為之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