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5月10日星期四

蘇賡哲:陳光誠曙色在望


    陳光誠被軟禁在山東家鄉,已經是媒體不斷關注的對象。到出入美國大使館,更是撲朔迷離、高潮迭起。除非他離境赴美令事情告一段落,否則還會一直是全球矚目對象。

美國國務院上周表示:「中國政府已確認,將接受陳光誠的出國申請。」希望接受就是批准的意思。很難明白中共為甚麼這樣為難一個盲人,即使讓他飛赴美國或其他國家,也不是沒有先例。我曾覺得最佳解決辦法是把陳光誠一家送到香港去,讓他們在香港生活一段時期。這樣做的好處是中共和陳光誠都容易接受。中共本來就答應讓陳光誠「遷往中國另一個地方」,還向他提出不同地方的七所大學任由選擇,讀書的費用由中國政府承擔,甚至包括他和家人在他求學時的住房和生活費用,中共都願意支付。香港當然是「中國另一個地方」,在面子上中共並無損失。
以今日香港的法治情況而言,中共不可能在香港繼續軟禁陳光誠和他的家人。陳光誠在香港至少可以入讀公開大學。倘若中共違背承諾,對陳光誠一毛不拔,以現在香港對一個盲人的福利照顧,也不會有生活上問題。香港起碼的言論出版自由還是存在的,而且貼近內地,陳光誠如果希望自己對內地的社會問題發聲,傳遞影響力,香港是相當理想的地方。當然,如果直接讓他赴美,更是中美與陳光誠三贏的結局。
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在陳光誠離開使館後,顯然不斷在失分。按理他親自接觸陳光誠,並把陳帶進使館,當然不只是為了替陳療傷,而是有意對他一直關注的一位維權英雄提供庇護。他不會不知道,這是個沉重的擔子,從常情推斷,大使作此決定,應該徵求得國務院尤其國務卿希拉莉同意。我甚至覺得,他曾經告訴陳光誠希拉莉的正面態度,因此,後來事情起了變化,陳光誠才會急於要和希拉莉通話或見面,要求希拉莉能幫助他去美國。
然則美方何以給人一個把陳光誠「哄騙」出使館,並為此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很多人猜測這是總統奧巴馬的立場和希拉莉、駱家輝不一致之故。事實上奧巴馬對中國人權問題,一向立場軟弱。也許他自己認為,美國和1989年不一樣了,可以打的牌不多。但是他忽視了舉世輿論的壓力和此事潛伏著的巨大危機。如果陳光誠在中國境內有任何不幸遭遇,奧巴馬必定成為輿論攻擊焦點,嚴重起來可以令民主黨在來屆大選中,失去執政權。就這一點來說,美國政府付出的代價,很可能比始作俑者的中共還要大。
駱家輝大使現在為了消減「把陳光誠哄騙出大使館」的輿論壓力,只好不斷強調,陳光誠一開始就表示不想離開中國,他要留在中國生活,並繼續在民權方面的工作,另一方面再讀書受教育。駱家輝在記者招待會上說:「我可以毫不含糊地告訴你們,他絕對沒有受到要他離開大使館的壓力,在他作出並宣布他的決定時,他對離開一事非常興奮,非常急切。」但陳光誠的說法是被美方哄騙及拋棄了。直到現在赴美有望,他才改口說自己是自願走出美國使館的。算是還給美方一個面子。
我認為陳光誠剛進使館時確實不想離開中國。這和他對溫家寶的感覺有關。他對溫家寶懷有幻想。他覺得在自己家鄉遭逢的不幸,只是地方官員胡作非為,只要將事情鬧大,「上達天聽」,問題就可以解決。這是他希望和溫家寶見面的原因。後來,他從中共對待家人的態度發現,對溫家寶的幻想不切實際,覺悟到自己身在虎狼中,只好大聲疾呼,要求出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