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

蘇賡哲:特務軼事


    新加坡資深記者陳加昌出版了回憶錄《越南,我在現場》。書中有一章是「金邊暗殺劉少奇案」。此案我以前曾談過,陳加昌的憶述更加詳細些。
    1963年四月,劉少奇率代表團第一次出訪非共國家埔寨。從機場到金邊有一條公路,劉少奇未抵達前,埔寨安寧部人員在公路旁一所木屋搜得六顆烈性炸藥和一些爆炸用的工具。揭穿了暗殺劉少奇的密謀。
被捕坐牢的涉案者有九人,其中四人判了死刑,官方只公布首犯是張某某。後來他們因龍諾將軍發動政變推翻蘇哈努克而得到赦免。陳加昌說這案件之破獲,是有個姓蕭的人出賣了暗殺團伙。而王光美則在她的回憶錄中說,是北京知道有此密謀,然後通知埔寨的。
    案中首謀張先生逃出生天後,垂老入讀文史研究所,是我的師兄。好漢不提當年勇,他很少講過去了的事。有趣的是讀罷研究所,要提交論文之前,先要考學位試。張先生在試場作弊,被監考的小姑娘捉個正著。情況當然非常尷尬。小姑娘憐他英雄末路,放他一馬,只是沒收了他的「貓紙」就算了,但老先生卻硬是空坐在那裏發呆,沒有貓紙,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最近中國流傳一個校園故事。意思是叫老師善待一百分的學生,因為他是未來的科學家;善待八十分的學生,因為他是未來的教師同行;善待不及格的學生,因為未來有能力捐款給母校的都是這種人;考試作弊的也要善待,因為他會從政。似乎最後這一項可改作,因為他會放炸彈。
20120507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