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5月18日星期五

蘇賡哲:不可能提供新思想


    戴卓爾夫人說過:你們根本不用擔心那個「大國」,因為它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內,無法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
    這話刁鑽處在「那個大國」。大國人民的自尊心非常脆弱,動不動便會惹來十多億人齊聲臭罵。彭定康說中共像一隻渾身塗滿油的豬,令人抓不住。戴卓爾小看的不是一個政府,而是一個國家,她更知這說法肯定會傷害對方的感情,所以學中共那個死不悔改的走資派」之慣技,也來一招「那個大國」。

    白樺就表示,戴卓爾的說法不能接受。他說「中國知識分子一定能給世界提供嶄新的思想,因為我們有過長期用血肉磨礪來孕育珍珠的痛苦,深知任何一次社會變革,如果不能推動思想、道德的進步,必然成為權力的附庸;也深知自由才是打開新思想之門的鑰匙。」
    我完全贊同戴卓爾夫人的洞見。我不知道,自由是不是打開新思想之門的鑰匙」,只知道自由地區的台灣、港澳和海外數以千萬計的華人,並沒有給世界提供過甚麼新思想。
    從鴉片戰爭到毛澤東時代,中國人確實經歷了「長期用血肉磨礪」的痛苦,但珍珠一直沒有出現,砂粒始終只是砂粒。國共內戰、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受害人以百萬、千萬計,如此痛苦,中國都不能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那一百多年間,最多只能標舉「向西方尋求真理」,何能提供新思想?毛時代之後,最「偉大」的是薄熙來的唱紅打黑,這算是新思想嗎?
20120514明報

3 則留言:

匿名 說...

“那一百多年間,最多只能標舉「向西方尋求真理」,何能提供新思想?”

退而求其次,若能尋得正派的「真理」、多少學得像個樣子,也可算是偉大。
可惜學來的只是歪理,做出來的,竟比祖師爺、大師兄更邪惡。
十幾億人民,能不忘前一代人遭遇的,已屬罕見,遑論反省,更遑論思想。
戴卓爾夫人大可稱引孔子:一百餘年無新思想,「斯亦不足畏也矣」。

懷鄉書訊 說...

多謝你的意見,已轉載到新亞書店的面書專頁。

Elaine Ye 說...

能做“船民”,已属上乘,提供思想?l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