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6月13日星期三

蘇賡哲:胡溫另有顧忌

[2012-06-05]星島

    聽見很多人批評中國的胡溫政府「懦弱」,面對不堪一擊的菲律賓政府在黃岩島又叫又跳,也不敢出手教訓。早些時在香港計程車上恭聆興奮的司機偉論已聞此調,回加後發現華社知識界也有不少義憤填膺、齊聲喊打的聲音。
    最近,連香港《大公報》都刊出「打一場南海自衛反擊戰又何妨」的評論。作者以打過中印自衛反擊戰,打出幾十年和平環境為例,主張「殺一儆百,讓菲律賓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菲律賓感覺到痛了,才會收手,其他東南亞國家感到恐懼了,才會有所收斂,美、日、印等大國感到中國也敢動真格兒,其在南海渾水摸魚的行為才會有所忌憚,和平是要以武力作後盾的。」這位評論人竟以小學教師語言教示他的北京老闆了。看來,主戰的人愈來愈多,層次也可以說愈來愈高。
    中共建政以來,和貼鄰的主要國家或地區都發生過武裝衝突,甚至殖民地香港也不例外。歷來或打贏仗或不分勝負,結果都得益不大。中印之間的幾十年和平,其實不是打贏自衛反擊戰取得的,而是打贏仗後,中方反倒主動向後撤,把戰前中方控制國土大幅讓給印度換來的(中國出版《即墨的誘惑》一書對這莫名其妙政策有詳細介紹)。如果今天中國也在南海來一場同樣的自衛反擊戰,即使必定勝利,黃岩島海域就像中印邊境的土地那樣,永遠送給菲律賓了。
    我覺得大家都忽略了今天中國不肯貿然向菲律賓動武的深層原因。中國不願在釣魚島和日本武力相見,也基於同一原因。這個原因受到忽略,在於大家以一個正常國體看待中國,以正常國家意志看待中國。
    我所說的正常與否,不以國家民主與否來區分。即使專制政權也可以是一種常態國體。我所要說的不正常,是中國現在的主宰者,是一個把持權柄以圖利的龐大集團。他們的「治國理念」,已不再標舉革命、不再標舉解放全人類,而變得非常單純,就是「賺錢」兩字。民主國家的領導階層是人民公僕,領一份法定薪水為人民服務。專制獨裁者如毛澤東,畢生致力於烏托邦狂想,志不在錢。國情發展到今天,才出現專制集團瘋狂尋租、以權謀利的「難得機遇」。中國統治集團已是全球最大獲利團體,每個權貴家族財產多以億、十億甚至百億元計,而且還在膨脹中。他們當然希望長期維持這個勢頭,其中一個必不可缺因素,是必須維持穩定經濟環境。中國如果在海洋上和菲律賓或日本發生武力衝突,恐怕戰火一起,勝負未定,股市已跌去一大截,其他商貿、動產不動產也大幅貶值,各種商機迅速萎縮。亦即權貴的荷包立即瘦扁下去,還不說打仗沒有必勝這回事。
    我問香港那位計程車司機:「如果打黃岩島或釣魚台,你的身家財產會少去一半,你說打不打?」他恍然答:「當然不打,打來幹嗎?黃岩島釣魚台關我甚麼事。」
    當然,人們會認為,如果黃岩島、釣魚台正式拱手送給菲律賓或日本,那就關胡溫政府的事。所以,胡溫要做的就是維持現狀,不打亦不送。
    像中印邊境戰爭那樣,打了大勝仗再把領土送給印度,換取幾十年的和平,是毛澤東、周恩來才壓得住陣的大手筆;況且當年資訊封鎖比今天容易。《即墨的誘惑》作者是解放軍軍中作家,他把在中印邊境觀察到的送土地結果告訴同袍時,軍人們氣得拍檯拍凳。胡溫豈敢重施毛周故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