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6月28日星期四

蘇賡哲:哈佛的六四課程

612日明報
    89年六四那天,北京少女何曉清不理家人勸阻,走出街頭親歷了地獄血火。二十年前,我在加拿大認識她時,她還在求學,但矢志維護六四史實。現在,她在哈佛大學東方語言與文明系當教授,開設六四課程已兩年了,而且連續兩年獲頒哈佛傑出教學獎。
    何教授說:班上有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反覆強調中國現在很強大,六四已經過去,西方是妒忌中國才糾纏這問題的。面對大學保存著的證據時,這個學生又解釋當時政府是為了經濟繁榮社會安定才鎮壓的。這類站在中共立場的大陸留學生不少,有人甚至說謊來中傷課程,相信這為何教授帶來壓力。
    幸而有六四後在香港出生長大的學生支持何教授。這位學生在香港讀小學時,她的歷史老師陳先生在課餘向學生講述六四事件,並且帶學生參加維園的紀念活動,令她對事件真相有所認知。何教授感嘆說:維園不滅的燭光,代表著不死的民心。
    今年維園燭光比起歷年都明亮。六四前夕,李怡先生說:支聯會與民主黨的領導有些重疊,而民主黨在五區公投、政改、參選特首和最近立法會拉布的表現,確實令許多支持民主的市民失望。想到進維園去響應這些人的高呼,也許真會使人洩氣。然而在沒有更好的紀念方式前,人們還是選擇了出席。去,是為中國民主事業,而不是為民主黨。去年,我赴港在現場觀察,大多是年輕人,今年據報這跡象更明顯。感謝香港的教師們,也感謝何曉清。

4 則留言:

匿名 說...

大陆留学生在中国国内被戏称为“留学垃圾”,还上了百科词条,大陆留学生并不能代表大陆人的看法,“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还是对大陆人有信心,笔者低估了大陆人民的智慧。

Elaine Ye 說...

清醒的认识与知识的灌输, 没有必然联系, 有知识不一定必然增长智慧. 只要具备常识, 观察日常的现实生活, 有良心和公义心, 有情感的感受能力, 再稍多点思考,就能看出很多破绽.

Elaine Ran Ye 說...

即使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公共空间窒息而无法交流与辩论的一党专政的背景下,知识人的判断力并没有因此而萎缩,独立精神仍然不灭,公民社会的壮大在很大意义上已经取代了当年知识分子的社会功能

Elaine Ran Ye 說...

It is necessary to teach democracy in a top tier university? Not necess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