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蘇賡哲:貴族與流氓


6月19日明報
    章詒和寫中國「最後的貴族」,所謂貴族不是血統上高貴,而是精神上的卓越。否則中共太子黨都叫貴族,沒有「最後」了。有論者說精神上的貴族必須有文化素養 ,不以物質享受為人生目的;作為社會精英,要有道義承擔;還要有自主的靈魂,獨立的意志,不被權勢或民粹所奴役。
這在當代中國和外面先進國家,便產生一個對比,就是中共誇耀他們消滅了地主和富農時,外國誇耀的是他們消滅了貧農; 中共誇耀他們消滅了貴族時,外國誇耀他們消滅了流氓。中共發動流氓起來消滅了貴族,這不能令流氓變成貴族,只會令流氓更流氓,並誘使更多人淪為流氓,卒之變成流氓化社會。   
    中共所消滅的貴族,是康同璧家、陳寅恪家、沈從文家這一類精神貴族。胡適的人是跑出國了,但仍要搞一場浩浩蕩蕩的「胡適思想批判」,將他的精神影響抹除,此後全民匍伏於大流氓的陰影下搞大躍進搞文革,折騰數十年,產生精神貴族的土壤就非常稀薄了。所謂改革開放,追求的只是改善物質生活,物質生活改善,使流氓更有流氓的權威,而不會使流氓高尚起來。 
    何以中外有貴族化和流氓化的分歧,相關理論甚多。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中國文化是「恩」的文化;西方先進國家的文化是「義」的文化。恩的文化講有關係的人施恩與報恩,形成利益交換,只看利害而沒有其他價值,社會自易傾向流氓化。義的文化講義所當為,良心上覺得應該做就去做,這便是貴族精神。

6 則留言:

匿名 說...

typo:

就是中共誇耀他們 " 悄" 滅了地主和富農時 . . .

懷鄉書訊 說...

感謝指出錯字!

2chanze 說...

读到唐德刚说毛泽东打蔣介石,其實是流氓打流氓時,有會心微笑。

Elaine Ran Ye 說...

林语堂则把面子、命运和人情(Face, Fate, Favor, 三F)称为统治中国的三女神,其中面子又比命运、人情更有势力。他认为,中国社会之所以不能有民主、法治、甚至安全的交通,都是由于“面子”的作祟。PS,林氏是民国时期唯一支持蒋中正的一个“文人”。

Elaine Ran Ye 說...

关于“恩”,比较可笑了,中国人懂得"感恩的心”吗?中国人从来就只有“利”,关于恩,情,义这些“高贵“的精神中国人是不懂的。

Would Chinese be grateful for God's Amazing Grace? Would Chinese regime be grateful for Chinese people's continuous 60y support of communist party? Never. Would Chinese be grateful for the democracy fighting in Tiananmen Square in 1989? Never. They take everything for granted.

Elaine Ran Ye 說...

毛泽东打蔣介石,其實是流氓打流氓時,有什麽樣的執政黨,就有什麽樣的反對黨,對於這種二元世界就是這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