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8月13日星期一

蘇賡哲:多掘一鋤頭

8月10日明報
    江關生先生所著《中共在香港》是一部精彩紛呈的好書,它的下卷(1949-2012)目前在不少讀者急切期待中面世,內容充實、見解獨到,可稱不負所望。
    我認為最難得的是它記載的往事雖然眾所周知,但江先生總能在已知的盡頭再向深處多掘一鋤頭,柳暗花明無路處,給他發現出又一村。這就是作者功力、心血所在,非下苦功大量閱讀各種資料不能臻此。江先生在89年後一年離開新聞界,自稱閒雲野鶴,我覺得此書的貢獻,應在一般新聞採訪報道之上。
    下月份香港立法會將改選新一屆議員,選戰已逐漸升溫,因此我特別留意書中附錄:《司徒華可曾想過加入共產黨---和華叔的一段筆墨因緣》。江先生讀過《大江東去》,他覺得華叔在這本回憶錄中,對2010年政改立場改弦更張的理由,未能令人釋疑。因為政改分歧而退出民主黨的鄭家富說過:「最遺憾最擔心的,就是華叔最後押注在政改方案之上的結果,可能會賠上他的政治原則。」江先生說:「華叔根據個別民調,認為民主黨經此一役,更受歡迎,顯然不是事實。在未來選戰中,民主黨將會吃不少苦頭。」
    民主黨在政改一役背離了它以前對選民的承諾,被堅定民主派視為對民主理念的背叛。照常理在未來選戰中,將會吃苦頭。但民主黨人如劉慧卿在面對這類質詢時,卻胸有成竹,傲慢地回應以到時候你就知道。一般認為他們與中聯辦密室妥協時,中聯辦己答應會配票給他們作為轉軚的酬報。現在揭盅在即,大家都在「等著瞧」。

1 則留言:

匿名 說...

Just to state:

但民主黨人如劉慧卿在面對這類質詢時,卻胸有成竹,傲慢地回應以到時候你就知道。一般認為他們與中聯辦密室妥協時,中聯辦己答應會配票給他們作為轉軚的酬報

I don't think so.
How can Emily Lau believe Communist will 配票給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