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8月6日星期一

蘇賡哲:中毒

8月1日明報
    吾友方詩人是世家子弟,父親精明能幹,掙下一份大家業。今日香港上流社會不少顯要均是世交,有些未得志時還曾寄居門下為食客。這樣說來,方詩人的人脈應該有利於互相援引,富甲一方閒事一件。
但他一生只樂意和文人往來,且愛隱藏家世, 喜歡作落拓頹廢狀,以至和我一起坐計程車,我付了車資下了車,他硬是伸出手板,坐待司機找回小費,放進他荷包,說是他的「陪坐費」。 
    熟知他家底的人見識過種種寒酸狀無不嘖嘖稱奇。我只能解釋說,他是中了柳永、郁達夫這類文人的毒。柳、郁之流文采辭章斐然有成,雖然示人以窮,但他們的才華卻能傾倒不少異性。方詩人覺得如果讓異性知道他有錢,則可能只是愛他的錢,如覺得他衰頹寒酸而仍然愛他,就是愛他的才華了。 
    可是很不幸,這只是個美麗的誤會。以郁達夫為例,他以《沉淪》成名,後來當然「食住條水」不肯轉型,文章常將自己描寫成窮途的零餘人,潦倒但有佳人鍾情,相濡以沫。但這只是郁的文學形象,現實生活中的郁達夫善於營生,在日本留學己顯示出他生財有道,自奉甚奢,生小病也請私家女護士服侍左右,羨煞郭沫若、田漢。果真寒酸,王映霞絕不會嫁給他,他也玩不起風雨茅廬。抗戰淪落到印尼,郁居然能在戰亂中經營起一家酒廠,庇護了不少左傾文人。 
    不認識真實的郁達夫,而為他的文章所惑,文才又遠不如他,只落下寒酸笑名,不可能有什麼佳人垂青,此之謂中毒。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原來如此~今後我可要多留意落魄狀詩人啦!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