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8日星期三

蘇賡哲:我的洗腦經歷



8月6日明報
    「洗腦」不是適切的詞語,洗是去污,洗腦卻只能令頭腦污染。不過積非成是,只能順大流,用它來表達思想改造的意思了。
    很多人問,到底洗腦能不能達致思想改造成果?

    我的答案是對某些人能,某些人不能。即使洗腦過程完全一樣,成果也絕不相同。大抵人的心理反應先天就有分別,再加上洗腦不一定可以在絕對封閉的條件下進行,被洗腦的人總有機會接觸其他資訊,從而產生各有差別的效果。
    現在香港反對洗腦教育的人最擔心是,政府的洗腦教育將由小學開始,他們認為這是陰毒做法。小學生是一張白紙,灌輸他們什麼就是什麼,當然值得家長們憂慮。但我願意告訴大家!我就是從小學一年級便開始被洗腦的「優秀學生」、少年先鋒隊隊長。低年級時被洗腦,高年級時每次周會又作為學生代表,上講台去洗學弟學妹的腦。可是讀罷五年級,人一到香港,立即將一切拋諸腦後了。我的家庭在「土改」時被評定的階級成分是「華僑中農」,沒有受到政治迫害。移居香港時,對中共的印象是既不憎恨,亦不喜歡。
    說也好笑,開始對共產黨覺得反感,並不是他們的惡行,而是67年土共暴動時看到他們在街頭跳「忠字舞」。那種「舞姿」之「核突」、噁心,對少年的我構成美感記憶的嚴重創傷。它令我醒悟什麼叫邪惡和醜陋。 
    五年洗腦,抵不上一場忠字舞。

3 則留言:

匿名 說...

閣下也是出來香港才能倖免,若現在香港的小學生被洗腦,難不成要他們離開香港才能忘記得一乾二淨?在大環境影響之下,把不正確的智識視為常理,是很悲哀的。

匿名 說...

share:
此乃救命文章,各位如喜歡,請廣傳

wan chin :香港人要自救,香港人要自治,必須解除「 中國情花毒 」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104314666384262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