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

蘇賡哲:結業憶趣


109日明報
    很多朋友覺得懷鄉書店是個社交聚腳點。書店關閉後,今後只好改在餐廳約會。我想,還有一種人比他們更失落,就是偷書族群。

    書店裝設有錄影監控器,錄影告示張貼得觸目都是,而且失手記錄屢屢,但仍然陸續有人要來挑戰偷竊的難度。我常懷疑,對一個有盜竊癖的人來說,你防範得愈周密,反倒令他心癢難煞,激發起一展身手的興奮感。情況有點像寫色情小說的老手都懂得,寫唾手可得的娼妓,不如寫道德重整會女會長更吸引讀者。
    偷書賊處變不驚、從容鎮定的內省功夫是值得佩服的。通常都有曾國藩、王陽明那種境界。分別在曾、王的修養是向聖人看齊,偷書賊則明知自己隨時會身陷法網而若無其事,這難度又將曾、王比了下去。不過,有時荒腔走板的也有。以前就發生過端莊嚴正的太太,推著嬰兒車來偷東西,也許有利用嬰兒作掩護的用意。不料被發覺時,竟狼忙到棄嬰挾贓而逃,使書店職員和可愛的嬰兒相顧茫然,來知如何是好。嬰孩連牙仔也沒有,未能牙牙吐露身分資料,最後只好將棄嬰連車推往商場管理處。
    結業例行削價清貨。好幾位客人不待找贖放下鈔票就走,追都追不及。但亦有人比較認真,帳目分明,一絲不苟。有一天我正在電話中和人談些要事,有客要買一本特價書,我豎起食指示意訂價一元。他抗議說:「不是全店六折嗎?」我不想中斷電話,提筆在紙上寫:「送給您」,他這才欣然拿著書走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