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0月4日星期四

蘇賡哲:我的丈夫是日本人


十月二日明報
    一名港女嫁給日本人,在家生兒育女,操持家務,沒有外出工作。
    她常向親友訴說家庭地位卑下。由於家在鄉間,冬天一盆洗澡的熱水要所有家庭成員共用,到最後輪到她入浴,已幾成泥漿。
    後來這位港女有了婚外情。有一次,和香港情人參加旅行團外遊,當然雙宿雙棲,恍如一般夫婦。團友不知內情,閒聊時提到「你的丈夫」,港女立即更正,指著情人說:「他不是我的丈夫,我的丈夫是日本人。」說罷臉有傲色。團友們面面相覷、鴉雀無聲。
    大抵洗泥漿浴的委屈,比起做日本人的妻子,就不算什麼一回事了。當然,如果讓今日大陸那些熱血同胞知道,免不了要被罵一頓漢奸賣國賊之類,由於是女性,恐怕更難聽的話都有。
    女子洗泥漿浴還是小事,上一輩女作家方令孺深寄同情給日本婦女。她說:日本女子碰上丈夫有外遇,也不敢露出埋怨神色,反而要更細心、更婉順。丈夫深夜不歸,妻一定耐心等待。這種時分,如果有夜行人走過窗外,不難看到紙窗上映照著一個纖瘦淒涼的人影。這不幸的人只能偷偷落淚,直到痛苦不能忍受,才以自殺作歸宿。
    中共援助外國,常有受援國倒打一耙,反目成仇的狼狽事。日本是最大援外國,除中、韓兩國不大感恩外,似乎比較少有受助國和它鬧翻。其中尤以某些低下層柬埔寨人對他們最具好感。他們說:「日本女人不嫌我們窮,願意嫁給我們。」
    也許她們既然就是日本人,就不必像那位港女以嫁日本人為榮,但求不必洗泥漿浴就行。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是這個港女的個人問題吧 ! 她是想嫁給一個日本的象徵, 還是想嫁給她的丈夫 ? 這種港女在廣大的港女群中也很罕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