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蘇賡哲:陳佐洱回憶錄讀後

[2012-10-30]星島
    香港回歸前的中英談判,中方相關人物如周南、魯平、李後都推出回憶錄,以作家自居的陳佐洱最近也出版了《我親歷的香港回歸談判》。讀這類書籍,須忍受得住例行的左腔左調,其次是他們能寫出來的東西,大多已被傳媒披露無遺。本來,談判過程中的思想活動,是個人所有,但作為高級共幹,不可能逾越黨的尺度說話,而只能是表忠和表功。陳佐洱當然亦不例外。
     因此,我注意的只是書中一些細節。例如談判期間,中方代表經常有驚世之言,陳佐洱最聞名的是反對彭定康福利政策的「車毀人亡」論,再加上指罵彭定康是「大獨裁者」,香港輿論界一時為之沸騰,陳佐洱成為千夫所指的焦點人物。當時,他回到小別一周的居所,覺得妻子好像一下子憔悴了很多,她望著丈夫,許久才說出一句話:「你,才回來?!」陳佐洱說:「多少年來一直默默支持我的太太,一生未遇到過這麼大的壓力,現在甚至不願上街、上班,害怕背後有人指指點點。」
   很多香港人有錯誤觀念,遇到中共壓力默不作聲,以為抗議沒有用。其實如果大家一起發聲表態,是可以構成一定壓力的。陳佐洱對港人的抗議不能無動於中,而且可能終生難忘,是個好例子。
    不久前去世的南懷瑾,被稱為國學大師。陳佐洱常去香港南宅請教。南對他說:「你對英國人不要客氣,但有的時候也要忍一忍,心態要平和。要和香港記者們多聯繫,經常請他們喝喝茶,你沒錢我可以給你。」
    讀到這細節,應該可以對南懷瑾加深認識。不過人人政見有別,相信認識亦有別。
南懷瑾擔心陳佐洱沒有錢請記者喝茶;魯平也很喜歡向公眾展自己的樸素生活。相對於腰繫皮帶、腕帶名錶均值萬元計的共官,他們確實沒有那種暴發戶氣焰。
    不過,陳佐洱也在書中提及,他談判時的英方對手柯利達爵士「晚年生活艱辛,得了糖尿病,還失去雙腿,和老伴居於倫敦租來的寓所,沒有傭人和看護。」再顯赫的英國政治家也難於以權謀私,而英國是中共口中腐化墮落的帝國主義國家。
    陳佐洱近期大力反港獨,他責問遊行示威的青年打出港英龍獅旗可以心安理得否。他用特區護照得到一百四十多個國家免簽證待遇,作為責問的理據。可是特區護照有此待遇,正來自龍獅旗時代港英建立的基礎,飲水思源,難怪港人懷念港英。相對中共的護照,免簽證國只有香港五分一,而且是落後或失敗國家,沒有多少人願意去旅遊,可見特區護照受國際禮遇,與中共無關。
    其實最能瞭解港人龍獅旗情結的共官,應該就是陳佐洱。原來在回歸前夕,陳佐洱在香港參加了一個重要活動,不知出自甚麼緣故,這事沒有任何報刊報道。當日,陳佐洱應英方邀請,出席在香港大球場舉行的英軍告別閱兵式。閱兵接近尾聲時,蘇格蘭風笛奏出 《友誼天長地久》,觀眾紛紛起立,手挽手和著音樂大聲合唱。陳佐洱說:「此時,我的內心被深深觸動,我從座位上站起來,向鄰座一位外國人伸出胳臂,他略顯驚喜,迅速挽起了我,我們的歌聲瞬間融入了風笛攪動的海洋。」他目睹有些人眼中噙著淚花,甚至形容大球場淚水紛飛。事實上,主權易手時,加拿大不少香港移民告訴我,看到電視直播彭定康下旗歸國,他們都忍不住飲泣。
人是感情動物,且不以民族劃界

1 則留言:

匿名 說...

中國護照,有43個國家, 持有者提供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香港護照,有160個國家豁免香港特區護照持有人申請簽證或提供落地簽證的待遇。

香港人的免簽,靠的是護照上的“中國”兩個字還是“香港”兩個字?